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85】不可思议
    “大王,你就不怀疑句龙所言吗?”金刚问到。

    毕竟句龙方才决定投诚不过几日,金刚对他的话多少有些半信半疑。

    此时风雨,也小了一些。这共工国五郡土地,虽都是一日一雨气候特色,但这雨来得快,去的也快。

    这才下了半个时辰,便已转小。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当然不怀疑。难道你没听出他每每提到句虎,便是气得咬牙切齿,语气中还颇有妒忌之意?”萧石竹淡然一笑后,肯定的说到:“这种带着妒忌的愤恨,是很难装出来的。想必是那个句虎,经常在共工面前,屡屡抢了句龙的风头,才让句龙如此恨他。”。

    料定了句龙所述句句属实后,萧石竹也料定那句虎也是个很想喧宾夺主,具有野心,且心狠手辣的鬼;他眯眼思忖片刻,还是觉得这种有野心的鬼,是绝对不会臣服他的,更坚定了他要早作准备,铲除句虎控制下所有龙窟的决心。

    以此永绝后患。

    “嗯,大王你这么一说,末将也已想起来了。”金刚也觉得在理,又见他说得这么肯定,便不再狐疑什么;只是细想片刻后又皱了皱眉,娓娓道:“但如果真有那所谓的龙窟和大批的密探,他们是完全不必假意诈降,再于受降之日再刺杀大王你的。”。

    “为何?”萧石竹闻言收起笑意,眼中闪过一丝好奇。

    “共工国不是小国,不会只有被我们消灭了的这点军队的。”金刚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道:“何须靠什么龙窟,诈降行刺等等阴谋诡计,来对付大王你和我们萧家军。他们完全可以再派兵来,与我军一决胜负。”。

    “你说得不是很对;他们兵多不假,但国土也大,四方边界难道不用兵卒看守了吗?既然要看守,防止他国趁虚而入,那他共工就已经腾不出太多兵马来对付我们了。否则他早已派出第二批援救句龙的大军了。”萧石竹扶了扶自己头上的斗笠,面含自信的笑笑到;语毕后,沉吟片刻又道:“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了,或许他们接下来会更谨慎对付我们。我思前想后,觉得他们施行双管齐下,以楚天郡为瓮,把我们当鳖。”。

    “双管齐下?”金刚是做过密探的鬼,心思也很缜密,被萧石竹稍加提醒,微微细想后便登时恍然大悟道:“难道大王是说,句虎会怂恿共工先诈降,待我们放松警惕,进了楚天郡后,一边策划组织着怎么在玉阙城行刺你,一边用龙窟中的密探与卫兵,封锁我军的去路。”。

    “嗯;当然既然是诈降,他国都中的军士定然也做好了战斗准备。”萧石竹把头一点,道:“只要刺杀行动成功,他们就把我们关门打狗,两面夹击。”。

    “嘶!”金刚听得心头一紧,听萧石竹这么以分析,好像对手恨不得要把他们一网打尽一般,也听得他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同时亦是觉得庆幸,好在句龙提前说出了实情,否则还真有可能吃了这个暗亏。

    “大王,那我们怎么办?”顿觉不妙的金刚,便又赶忙问到:“你刚才要说的防范于未然又是什么?”。

    “当然是先将这些龙窟全部铲除,这就是防范于未然。如此一来,他们就算真想两面夹击我们,也没有条件了。”萧石竹说着,在金刚身前,徐行踱步起来。

    但这些龙窟,隐藏的极好,连太子句龙都只认得几处;若是圣女不合作,又要怎么全部铲除呢?

    “有了。”沉吟片刻,他忽然灵光一现,道:“看来我们得做两手准备。”。他说着就转头,迎上了金刚眼中好奇的目光;正要说出计策,就见营地那边走来一鬼,正是陆吾。

    “大哥。”陆吾冒雨走到他的身边站定后,道:“胡回发来报告,说羽荣已按你的要求,亲率卫队把巫支祁将军的尸体,送回了朔月岛,交给了对方的妻子龙女。”。

    “嗯。”萧石竹把头一点,眼中又不由得闪过意思哀痛之色;巫支祁的牺牲,对他以及萧家军,九幽国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悲剧。

    这让萧石竹每每想起,都心痛不已。

    半晌后,他才回过神来,对陆吾道:“一定要厚葬巫支祁。”。

    “诺。”陆吾点头应声后,又道:“胡回大人还在回报中提到,现今讙头郡各地已是安定,三首军败退,共工军被重创;国母又调集了一万新军入讙头郡,那边此时是兵强马壮。他请示,可否西进攻占雁空郡各城。”。、

    “可以。”萧石竹不假思索的一口应了下来后,又稍加思索片刻,道:“但一要稳扎稳打,慢慢的蚕食;二要注意战后安抚平民的工作一定要做好。”。

    “诺。”陆吾又应了一声,正要转身离去,就又被萧石竹叫住。

    萧石竹稍加沉吟,组织了一下语言后,道:“回函胡回,让他打出的旗号是,推翻共工这个歌抛弃百姓,不够百姓死活发动战争,不仁不义的无道君主,还冥界一个朗朗乾坤。”。

    陆吾不敢怠慢,赶忙把这些话一字不落的牢记于心后,再次应声后离去。

    陆吾方才回营,面色有些沉重的萧石竹,便对金刚若有所思的说到:“你立刻修书给胡回,让他调集二十个擅长打探消息和追踪的玄教教徒过来,我再从朔月岛调集三十个密探,统统交给你暂时指挥。”。

    “是要我做什么?”金刚问到。

    “你这样。”萧石竹招招手,示意他附耳过来后,在他耳边悄声嘀咕了片刻。

    “明白了吗?”语毕后,萧石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嗯。”金刚赶忙把头一点,拱手道:“请大王放心,末将一定不辱使命。”......

    玉阙宫中,天坑正中下有一片大约十亩左右大小的方向广场,上覆翠玉砖板。滴露玲珑,大透彩光。

    在广场的正中,立有一株浑身用脱胎玉质的翡翠雕琢而成玉树。树高三丈,分为三层枝叶;树座呈圆锥状,底座是饰云气纹的圆环形,座上为三山相连状,山上亦刻有云气纹。

    三山两侧各跪有一头戴花状高冠,身着三层窄袖半臂式右衽上衣的玉石人像;双手前伸,手中持璋。

    干直的树干接铸于山顶正中,纹理清晰的树根外露,根上爬着九只皆为昂首右顾而立的翠玉小兽。生得头似鹿,粗颈立耳有双角。前胸宽厚,腰身细长。后臀肥硕,且蹄似马蹄,怪异得很。

    而每层枝叶共有三根树枝,枝丫端部长有一长一短叶片包裹的上扬花蕾,其后套有小圆圈,花顶接铸着一只剑状羽翅的立鸟,作昂首望天状;鸟头上三支冠羽高高扬起,尾上翘而尾羽向上下各分三支,如是孔雀开屏。

    花后有两果枝,皆为下垂状。果把上皆是趴着一条蛇头部宽大,头上却有耳,长眼且眼球呈圆形凸起,左颈下有一环钮的玉石小蛇。

    蛇身饰菱形云纹,两侧腹部各有一排细细鳞甲。而蛇尾上翘并向前内卷,尾前端两侧又饰卷云纹。

    而在神树的顶部,则悬着一个夭矫多姿的人身蛇尾的怪人。布满鳞片的长长蛇尾盘在树身上,人头则搭在树顶朝下张望。

    就雕工而言,整株玉树上的每处细节,都处理得非常细致,简直可说是鬼斧神工,妙不可言;还有树叶树枝以及鸟兽果实,又是那么的惟妙惟肖。就连人间的现代工业,也无法与这相提并论。

    阴日之光从天坑上照下,洒在玉树之上,使其流光溢彩,美轮美奂;玉树被阴日阳光一照,便开始凭空凝露,使得整株玉树仿佛都浸在清水中一样。

    水润而极富光泽。

    共工此时正独自立于玉树前,仔细端详着眼前这株他曾看过无数次,却至今尚未看腻的玉树。

    “玉树名曰玉枢,取自这天上北斗之一;这株玉树遇光则可凝露,正是这玉阙宫中七大奇景之一。”共工说着,双耳微动。

    “真是奇妙。”随之他又缓缓开口,随着身后由远而近的脚步声,悠然道:“古神们居然能令玉石遇光凝露。”。

    只是他的目光,却未曾从玉树上的花朵枝叶间,凝聚的露珠上移开。

    他话音刚落脚步便声戛然而止,一个青年人魂站到了他身后。这人魂生得伟岸,龙眉凤目下皓齿朱唇,可谓一表人才。

    “句虎啊,你大哥与圣女皆也被俘了;国内民心又极不稳定,大臣们也是多数主降,就连你大哥也降了那萧石竹。”共工说到此,便是不由得唉叹一声,眼中泛起点点悲痛,对身后那个人魂,道:“你看看吧。”。

    他从袖中掏出一封书信,递给了身后的句虎。

    句虎接过书信,展开细看之下,便已愣住。

    接着他脱口惊呼:“大哥怎会作出此等庶民尚且不为之事?”。面上也随之泛起了不可思议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