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81】救活她
    四周的空气,因禁军们身上散发出的杀气而显得有些紧张。而抚掌的宫奴,也已快速退到了禁军中去。

    看着那些禁军们围住灵堂,与自己的卫士们刀剑相向,长琴大概明白了小德子之前的暗示,也大概知道了自己的父王,为何要他借助萧石竹的能力了。

    他那饱含愤怒的目光从这些明明知道他是太子,却还是忘恩负义,以枪戟直指向他的禁军们身上扫过后,冷笑一声,心中却是悔恨连连。

    这悔意转瞬间便是越来越重,让他难以释怀,片刻后不由得仰天长笑一声后,对着那灵堂屋顶奋力大喊道:“父王,您睁开眼睛看看呐,看看这些都是往日对您我一口一个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鬼们,如今都是什么德行!”。

    他这一声喊叫,带起回音阵阵;不但惊得四周榕树上鸟儿们都惊叫着腾飞起来,还让几个禁军也心生一抹悔意。他们面面相觑,却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愧疚后,握着长枪的手,都不由自主的一颤。

    “行了,我的大太子,你就不要鸣不平了。”吴回的那个贴身宫奴冷哼一声,冷嘲热讽道:“反正你很快也没机会了。”。

    “本太子悔不该当初,刚愎自用,不听父王您的遗言。”长琴一声怒喝,用愤恨的目光,环视着围住灵堂的那些禁军,最终把这道目光落在了吴回的宫奴脸上,盯着对方那小人得志的神情,一字一顿,铿锵有力的道:“你们不就是想要玄火令吗?休想!”。

    “是吗?”吴回的那个宫奴说着,转身走到身边那个石亭灯边,伸手一扭那灯顶宝葫芦:“反正你也要死,我们可以杀鸡取卵;看你还硬气不硬气?”。

    随着他手中握住的石葫芦一旋,灵堂中墙壁屋顶上,忽地传来数声石板滑动之声,随之不少弓弩从墙壁和屋顶之中,被打开的机关暗格中伸出,齐齐指向站在屋子正中的长琴。

    “太子小心!”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些弓弩机关启动的前一秒,小德子已然把长琴扑倒在地,以自己的血肉体魄,严严实实的把长琴压在了自己身下。

    灵堂中“嗖嗖”连响顿起,道道黑影破空疾射;侍卫们见太子无恙,便和屋外那些冲杀上来的禁军们杀了起来。

    而护住长琴的小德子,瞬间便身中十数箭,却依旧咬紧牙关不吭一声,也没哀嚎一下,只是用愤怒的目光,紧盯着前方不远处,那个被禁军护住的吴回的宫奴。

    待机关一停,已然必死的小德子缓缓翻身,从长琴身上移开。

    他侧身躺在四周插着不少箭镞的地上,看着长琴,口吐血沫子有气无力的道:“跑......太子,跑!”。

    长琴这次出征后,也见惯了生死,本该对这等生死离别无动于衷;但此时此刻看着舍身取义的小德子是满脸血污,一嘴的血沫子,他却还是惊愕的说不出话来,只是瞪大双眼,喃喃着:“小德子,小德子,没事的没事的。”,说着就用自己的衣袖,不断的去给对方擦拭着不断从嘴角往外冒出的血污。

    “跑!”小德子把布满血丝的双眼瞪得更大了,用尽浑身力气嘶吼一声后,头一歪便断了气。

    在长琴眼中打转半晌的泪珠,终于在此时再也忍不住了,不禁流了出来,顺着他的脸颊缓缓滑落,最终汇集到下颚处,形成一颗豆大的晶莹剔透的泪珠。

    顿了顿后,这颗泪珠跌落下来,落在了小德子体魄化为的血色尘埃上,发出“啪嗒”一声细响。

    喊杀声中,长琴呆望着那堆尘埃默默流泪,已然有些浑浑噩噩,脸上尽是迷茫与绝望。

    “太子,跑!”一个护卫趁机折返灵堂,看着还呆愣的跪在地上,浑浑噩噩的长琴,一把抓住对方手臂,将其拉起后,大声喊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您可不能让小德子公公白白牺牲了。”。

    “兄弟们,奋勇杀贼!”他一把拉着长琴往灵堂外大步而去,一边对正在厮杀的长琴侍卫们慷慨激昂的大喊道:“纵然我等今日必将粉身碎骨,魂飞魄散,也要死得其所,为太子杀出一条血路!”。

    “哈哈哈哈。”吴回的宫奴闻言,大笑一声后,冷然道:“好一个忠良救主,慷慨就义,但你们已是插翅难飞!若是交出长琴,归顺吾主吴回,尔等必享荣华富贵!”。似讽刺嘲笑,又似警告。

    他话音刚落,便有一个身中数枪,胸襟前全是血窟窿的太子侍卫,朝他冲杀过去。这侍卫明明在流血不止,却凭着一腔热血与忠诚,咬牙忍痛将自己手中钢刀舞得刚劲有力,如猛虎一般呼啸生风。

    浑身带血的他,面露凶狠狰狞,宛如地狱修罗;纵跳翻腾间,刀随身换,远刺近劈威力无比。转瞬之间,便使那宫奴身边四个护卫禁军身首异处。接着他继续忍痛欺身而进后,大喝一声:“逆贼受死!”。

    手起刀落,寒光一闪下那宫奴惊讶惶恐的神情,永远的定格在了他那与脖颈分离,激射而起的鬼头上。

    而这名侍卫,也在此时被赶来支援的其他五六名禁军,用手中长矛齐齐刺入他体魄之中,给他来了个千疮百孔!

    那宫奴一死,禁军们士气便有些衰落。

    剩下的侍卫们趁机把长琴围在中间,用手中兵器在禁军的铁桶合围中,硬生生的杀出一条血路,带着长琴往宫外仓惶逃去。

    一时间,本该安宁祥和的光明宫中,凛冽劲风下喊杀声大作,撼天动地的呜咽悲鸣声连连,直冲九霄之上;就连那空气中的血腥味,也是越来越重......

    夕阳如血,慢慢的从东山方向斜落。凄美的残阳染红天际,染红了千星湖湖水,也染红四周青山。

    千星湖上风雨早停;但湖面上依旧四处可见战船破裂的甲板,龙骨,桅杆船桨,随着波澜逐流。

    北岸边也成了一片焦土,地上布满了大小不一的焦黑弹坑,以及破碎铠甲,扭曲变形或是断裂的兵刃。

    从正午开始,萧家军与共工军便在这滩头上你来我往厮杀起来。双方各出奇招,萧家军地空配合,共工军投石机床弩连射;两军主帅,更是在空中打得不亦乐乎。

    随时间流逝,共工军在萧家军强大的先进火器,以及地空战术的配合攻击下,死伤惨重。

    傍晚来临时,萧家军们暂时停火,在前沿阵地上竖起了上书“投降者不杀”五个大字的旗帜。

    士气低落的共工军们看着那些大旗呆愣半晌,又看了看自己所剩无几,且都是破败不堪的战船,最终选择了弃船投降。

    此时,一部分萧家军们正在打扫战场,将这些敌军留下的破碎铠甲和兵器,统统收集起来。另一部分则押解着投降了的共工军们,放下武器脱掉铠甲后,往关押战俘之地而去。

    身上铠甲早已不见了踪影的萧石竹,此时双瞳恢复了内黑外白的模样。他握剑站在了湖岸边,满是疲惫的脸颊有些苍白,比正午时看上去要憔悴的多。

    他身上的衣服破口遍布,已不成形;透过破衣烂衫上口子,便可清晰的看到他肌肤上多有清淤以及横七竖八的血痕。

    不用细想也知,这些伤应该是拜盈盈所赐。

    他呆望着躺在他脚前浅滩上,双目紧闭,任由湖水拍打冲刷着的盈盈;默不作声地看着湖水从这柔弱女子身上潮起潮落后,眉头微微皱起,脸上神情时有变幻,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大哥,春云大人又给我们送物资来了。”帮手,陆吾那中气十足的声音从他身后忽然传来。

    “大王。”片刻后,春云便与陆吾一道,站到了他的身边。

    春云不经意间一瞥他身上的伤痕,便是微怔时心中暗暗吃惊;萧石竹自从到了鬼母国,大小战役参加了数次,除了被阿婆用断魂箭射伤那次外,其余战役都无重伤。但今日萧石竹身上却是遍体鳞伤,若非亲眼所见,春云还真以为他是金刚不坏之身呢。

    “按您的吩咐,火器补给已于今日正午运抵暮熙城。”只是她虽有吃惊,却不动声色,还是对萧石竹拱手行礼后,毕恭毕敬的道:“臣不敢怠慢,为您亲自将其押送至此。”。

    萧石竹愣愣点头,却未吱声。目光始终没从盈盈身上移开。

    春云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双眼紧闭呼吸微弱,左边肩胛上有一道剑伤的盈盈,愣了愣神后,对身旁的陆吾悄声问到:“陆吾将军,这人魂是谁?”。

    “敌军主将。”陆吾也不知道盈盈姓甚名谁,便没有说她叫什么。

    此言一出,春云便顿知萧石竹身上的伤痕,多半是眼前这位半死不活的人魂所致。

    “我听他鬼都叫她圣女,想必此鬼在共工国地位不俗。”萧石竹终于开口了,却是缓缓说到:“通知军医一定要救活此人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