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77】吃亏
    共工国的战船上,面色平静的盈盈,立于船头默不作声,任由湖风吹动她的衣袂,她的耳边发丝。

    靠近岸边后,她还察觉到岸上那几股强大的魂气中,还有两股古老而又独特的浑厚妖气;正是陆吾和钦原。

    但最让她感到诧异的,是这几股强大的魂气之中,站着一个人魂。虽对方魂气不如其他几位那般浑厚,但在对方体内,却蛰伏着一股未知的霸道力量。

    每每当她用感知力去一探究竟时,方才触及到这股力量,脑中便会浮现天地一片晦暗不明,大地在颤抖不停,暴风骤然而至下,空中雷电交加。巨大的火球忽现,与道道电光同行,穿过云层朝大地疾射而去。

    顷刻后地上便是浓烟滚滚,烈焰四起,雷电撕扯着空气,劈开了山石;大地转瞬间已是千疮百孔。

    还有无数炙热的岩浆,以及绿色的毒气,从大地震裂开的地缝中,源源不断的喷薄而出。

    世间万物尚未来得及哀嚎几声,便已化为齑粉和灰烬。随之而来的,便是天崩地裂的恐怖景象。

    那是毁灭之象,万物的灭亡之景。

    此情此景令一向镇定自若的盈盈,几度后背直冒冷汗;庆幸的是,这股力量几乎被什么东西封印着,尚未有觉醒之象。

    但虽如此,盈盈还是被脑中景象吓得惊愕不已;可心惊胆颤之余,却又心生丝丝好奇,恨不得看看身怀这股力量的人魂,倒底是何模样?

    奈何她天生睁眼瞎,空有双目但不可视物,纵然这个人魂站在了她的跟前,她也只能用双手去抚摸对方,只能依稀辨别出大致的轮廓。

    空中翻涌不止的乌云越来越低,窒息之感随之而来。雷声滚滚间,电光在乌云之中翻腾着,把这千星湖四周天地间,照得明暗不定。

    狂风大做,带着一股肃杀,驰骋天地间。吹得湖水翻腾不断,吹得那湖岸边草木,都俯身弯腰。

    “禀圣女。”四大护法站到她身后,齐齐拱手道:“军士已准备就绪。”。

    “进攻。”盈盈定了定神,深深呼吸把诸般杂念排出脑海后,微微抬起她手中长杖,以杖顶赫然一指身前:“我已感知到,太子就在敌营之中;先打他的先锋军,步步推进。”。

    她话音方才落地,其中一位护法就从腰间抽出令旗,左右一摆后,向前猛然挥出,打了个旗语。

    不到片刻,共工水师的战船上,便传来了“嗖嗖”破空连响。一支支各式各样的箭镞,激射而起,在空中疾驰向前,朝着萧家军的前沿阵地破空而去。

    “火力压制?”站在前沿阵地上的萧石竹把双眼一眯,见着箭雨来势汹汹,不敢怠慢,赶忙把手一挥。随即萧家军们纷纷得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龟缩到了战壕之中,将盾牌横在头顶,不敢再起身露头。

    他本以为有敌军太子在手,对方便会急躁起来,主动上岸迎战。却没想到对方选择稳扎稳打,先以弓弩压制。使得他微微一愣之后,更是兴奋了。

    鼓角争鸣下,密集如蝗的箭镞不断呼啸而来,在萧家军头顶形成了颇为壮观的箭雨;骤然间就让萧家军的前沿阵地上,壕沟边的沙袋上,插满了箭镞。

    几个动作稍慢的士兵,还没来得及弯腰低头,就已被箭镞活生生的射成了个“刺猬”。

    而身为主帅的萧石竹见军士们全部躲进战壕后,自己却不躲不避,依旧负手长身而立于阵地前。暗中运起体内玄力,顺着体魄上逐一张开的毛孔冲出,覆盖于肌肤之上,形成了一道厚实坚硬的无形护甲。

    那玄力何等神妙,犹如一层无形护罩将萧石竹笼罩其中。朝他疾射而去的箭镞,欺身而进时竟如撞到一面铁甲一般,硬生生的停在了他身前半寸之处。

    随即向后弹射而起,在空中快速旋转几圈后,化为了片片齑粉。

    萧石竹本就天生喜好冒险,此次面对漫天箭雨不躲不避,也是他故意为之,意在试验一下自己往日修行成果。

    却不曾想,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这霸道的玄力,威力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让他惊喜之余,骄傲了起来。

    须臾之后,他已双足点地凌空飞起,腾空至距离地面两丈之处的半空之中。双目精光四射,透过那密集的箭雨朝前望去,深深看了一眼那站在敌舰船头的圣女。

    盈盈虽双目不可视物,感知力却超乎常人。萧石竹目光方才所至,她便察觉的到了充斥于这道目光中的兴奋;不禁微微皱眉,很快就有展开。

    只是因面纱遮脸,而看不清她此时神色罢了。

    “好一个镇定自若处变不惊。”萧石竹见她稳如泰山一般站在船头,眉宇间无惊无惧后,便仰天长笑一声。

    狂风大作下,头顶乌云中电闪雷鸣;不到片刻间暴雨骤然而至,奋力冲刷着天地间的一切。只是那雨滴却依旧如那些箭镞一般,被挡在了萧石竹身外半寸之地。

    “我倒要看看,你那面纱下的真面目。”玩心大起的萧石竹,自言自语一声后,身子微微前倾,如离弦之箭一般,带着劈山裂石的气势,破开了那重重箭雨,向着敌军旗舰船头冲了过去。

    他身形方才如迅雷闪电一般而动,盈盈便已察觉。她深知此人魂体内有股霸道的神秘力量,不可小觑;为了不让对方逼近战船,误伤周遭士兵,她亦是毫不犹豫的足尖点地,一声轻叱下双臂平伸,宛如冲天而起的展翅苍鹰,从那船头甲板上一跃而起。

    随之带起一阵劲风。

    盈盈手中的那长杖上青光盛放,照得她周身一丈之内皆成青色。浩然正气,从青光之中散发而出。

    而反观萧石竹身上,则散发出阵阵黑色煞气;煞气之中充满了杀气寒意,隐约还能听到阵阵哀嚎传出,使得他整个鬼看起来,倒像是从十八层地狱里爬出的上古魔神!

    只是那黑气边缘,却又闪烁着*而有肃穆的淡淡金光;极其反常!

    转瞬之间,他们互相欺身而进;盈盈毫不犹豫的舞动手中长杖,朝着萧石竹胸前打去。被她舞动得稳重而飘逸长杖所过之处,习习生风。

    不慌不忙的萧石竹,也已将蓄势无穷的右手猛然紧握成拳,带着道道煞气,对准那长杖一拳打去。

    转眼过后,拳杖在他们身前相撞,带起轰隆巨响;煞气与青光也在一撞之下,迸射出道道火花,于半空之中噼啪作响。

    随即,两鬼齐齐借力往后一翻,倒飞出一丈左右距离去。

    狂风从他们身边卷席而过,吹得盈盈衣袍猎猎作响;灵蛇长杖上散发出的青光,映照出萧石竹脸上的激动与兴奋。

    “有两下子,想必阁下就是萧石竹吧!”盈盈淡淡问到,但心中却狐疑连连。方才一击,她虽只是使出三分法力试探一下对方,却未能伤及对方半分半豪。

    反观自己,虽未被对方那一记重拳打中体魄,但拳力却顺着长杖朝她涌来,使她顿觉胸闷,内脏一阵翻江倒海。

    殊不知萧石竹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虽有玄力在身,却无法将其完全控制。方才硬接了对方一击,此时拳面上还在隐隐作痛不说,整条右臂都已发麻。

    只是他此时的注意力,全在对方脸上未被面纱遮住的双眸上而已,全然没去管那右臂罢了。

    对面那双空洞的眼珠中,无光无色。

    “对,我就是萧石竹。”萧石竹稍加思索后,脑中乍现“睁眼瞎”三字;随即哈哈大笑一声,讥讽道:“你们共工国的将领都死绝了吗?居然派个瞎子来带兵打仗。”。

    他话才出口,就见盈盈眉头皱起,眉宇间浮现一道反感与厌恶;似乎是很在意对方说她是瞎子,却也证明了萧石竹所猜无误。

    可萧石竹还没来得及得意,就见眼前黑影一闪,接着小腹上便传来阵阵疼痛。抬头举目望去,却见是盈盈不知何时已如鬼魅一般动了起来,转眼便欺身而进。

    手掌长杖青光大盛下,势如破竹的杖头破开环绕在萧石竹身边煞气,直戳在他小腹之上。戳得他身子一曲腰一弯,闷哼一声后倒吸一口冷气。

    可萧石竹也不是善茬,当机忍痛挥出一拳,朝着盈盈面门打去。

    拳未至拳风已到。

    盈盈却不惊不惧,身子又如鬼魅一闪,在萧石竹眼前留下道道残影后消失不见了,使得他这一拳扑了个空。

    转瞬后,盈盈凭空闪现于萧石竹右侧,左袖一扬,长袖如行云流水般而动,朝着萧石竹脸颊弹射而去。阵阵力道顺着软绵绵的衣袖,连绵不绝地奔涌而出。只是一袖,便打得萧石竹五官瞬间扭曲。

    随之盈盈又闪现于他身后,毫不犹豫地举起手中长杖,朝着他后背狠狠打去。

    萧石竹只觉后背上一股劲风直逼过来,惊疑未消时青光闪闪的长杖已打在了他脊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