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72】屠城
    虽说萧石竹早已看出了吴回有问题,也基于这点而揣度,祝融国中或许会在战争开始后,因吴回而有所变故发生,长琴也因此挥兵回国;但当料想成真时,他还是有些惊愕。

    他曾经设想了变故的十几种可能,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此变故会是祝融突然去世了。同时也很狐疑,此事倒底与吴回有没有关系?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他更担心的是,这种的突发情况下,长琴说什么也必然会回去奔丧的。而他回国除了是去奔丧之外,就是继承王位。萧石竹没有理由,强拉着对方不走。

    如此一来,萧家军必然会势单力薄,他们即将孤军奋战,面对整个共工国。

    他看了几眼长琴手中的那份协议,沉吟着思忖半晌后,顿觉此事也未必全是坏事。至少如此一来,共工国的国土百姓,以及财物就都是他的九幽国的了。

    而如果是长琴因此获得王位,对九幽国更是有利。一旦共工国被吞并,祝融国这个坚实的盟友,将会成为九幽国的西面屏障。  

    且如果退一万步说,祝融的死真与吴回有关的话,那长琴必然不会坐视不理;届时祝融国中必定内乱,国力削弱在所难免,自然而然的,吴回也不会有心思再来对付自己了。

    “太子请节哀。”想到此,萧石竹赶忙悄然定了定神,随即面露悲痛神情,眼中泛起点点泪花,缓缓伸手接过协议,顿了顿声道:“协议我先收着,如果将来还有什么可合作的机会,希望我们两国还能继续精诚合作。”。

    顿了顿声,他又补充说到:“待此地战争结束后,我一定亲自前往贵国,为火王祝融上香。”。

    “九幽王果然重情重义。”果不其然,长琴为他这走心的表演大为感动,颤声说到:“我会给你留下五千族人,供你调遣。”。

    、

    “那就多谢了。”萧石竹也不瞎客气,只是暗中把眼珠子一转,又心生一计,道:“可否把贵军帐篷也给我留下,外加你们的一百面军旗。”。

    “好的。”虽说长琴不知道他要这些干嘛,但他要的又不是什么贵重之物,加上长琴也是归心似箭,便懒得去深究,想也不想的一口应了下来。

    正说着,萧石竹传信兵从远处跑来,递给他一封信函后转身离去。

    萧石竹拿着信函,便没有急着打开细看,而是先对长琴说到:“事不宜迟,太子若要动身,还是借着夜色的掩护,悄然退去的好。”。

    “那你我就此别过了。”眼含感激的长琴把头一点,道:“你要的东西,我会给你都留下的。”后,转身离去。

    “传令萧家军的每一个战士,见祝融军有所变动也不可声张,必须装作什么都没看见,更不要靠近他们的营地。”。目送着长琴离开后,萧石竹赶忙对紧随左右的金刚道:“长琴与他的祝融军一撤,你立刻带上一些熟悉机关布置的军士,去他们留下的营地和帐中设置陷阱。”。

    语毕,转身往自己大帐中而去。

    到了大帐中后,萧石竹屏退左右,坐到宝座上后才缓缓拆开拿在手中的信封,借着手边灯烛展开信函细看起来。

    可没看几行字,他渐渐阴沉下来的脸,登时变得有些惨白,瞪大的双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议之色。握住信函的手,都不由自主的一颤。五指一松,信函他从手中掉落。

    此信是胡回传来的,上面的内容大概是经过了十天的奋战,讙头郡那边的天通城保卫战,已经基本结束。九幽国成功的抵御了共工的入侵,斩敌近六万,俘虏四万余,剩余敌军退回共工国中,敌方主将浮游也被英招斩首。

    虽九幽国再创了以少胜多的奇迹,可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天通城中军士死伤近四千,部曲民兵也死伤一千有余,就连巫支祁也在此役中壮烈牺牲。

    正是巫支祁的牺牲,让萧石竹很是震惊;他一时间呆愣在那儿,难以接受这个事实,顿觉胸闷,呼吸有些困难。

    这个自称瞑海一霸的千年猴妖,自从归降他之后,鞍前马后无怨无悔,且每每征战必是身先士卒,为他的九幽国立下了汗马功劳。

    忽然接到这猴子的死讯,有如挨了一记晴天霹雳,让向来镇定自若的萧石竹,也忽地有些不知所措。

    “他不是瞑海一霸吗?他怎么会死呢?”有些呆愣的萧石竹轻声嘀咕着,悲痛之色浮现于脸,泛红的眼眶也慢慢湿润起来。

    “折了我一员大将,折了我一员大将。”凄入肝脾的萧石竹,呆望着渐渐的躺在他脚边地上的那一纸信函,右手紧握成拳,一下下的狠狠地捶打着桌椅扶手,眼泪不住地往下流。

    命运就是这般的造化弄人,连鬼也不放过;刚刚经历了长琴要撤兵的不利,萧石竹就又接到了巫支祁的死亡通知书。

    虽说他非常清楚任何战争都无一例外的与死亡同行,且男儿有泪不轻弹,可巫支祁忽然离世的事实,还是给了他不小的打击。

    霎那过后,呕心抽肠的他不顾统帅形象,已泪流满面,以此来尽情的发泄着他胸中的悲痛。

    金刚与陆吾正好要到大帐中去给他汇报情况,方到门前时就听闻大帐中有抽泣传来,两鬼心头都是一紧,暗叫不好,不约而同地拔腿冲入大帐。

    一进大帐,陆吾和金刚登时面色大变。

    他们追随萧石竹的时间不短,但见这个总是淡定自若的男子,像个丢了玩具而委屈的孩子,红着双眼瘫坐在椅子上,因抽泣而浑身发抖;这种情况,两鬼都还是第一次见到。

    陆吾和金刚在短暂的面面相觑后,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慌乱;他们赶忙转头看向萧石竹,齐声狐疑道:“大王,你这么是怎么了?”。

    “巫支祁,巫支祁。”萧石竹闻言,稍微缓过神了些许,猛然一吸鼻子,双手紧紧地捏住椅子扶手,极力抑制着内心的悲痛和身子的颤抖,悲声道:“他,他牺牲了。”。

    “啊?”金刚和陆吾齐声惊呼,慢慢瞪大双眼看着萧石竹,同时这番话也惊得他们一时间默然无语。

    巫支祁自从加入了九幽国后,对谁都是客客气气的,和陆吾金刚等将领早已打成了一片。此时他就忽然就离世了,陆吾和金刚闻言一怔后,也黯然神伤,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大帐中的空气里,都散发着悲切。

    “他是为了保卫天通城牺牲的,他是为九幽国而战的英雄。”片刻后,萧石竹已停下了抽泣,咬牙切齿道:“让钦原做好空袭准备,鸡鸣时分开始突袭莹竹城。”。

    “以莹竹城中诸鬼之命,祭奠巫支祁!”说完此话,萧石竹抬手胡乱一抹脸上泪水;瞬间,他眼中剩下的只有愤恨。

    “是。”本就是武将出身的陆吾和金刚,就很笨嘴拙舌,也不知道该怎么宽慰他,只得道了一句:“大王节哀。”后,满怀悲意齐齐退了出去。

    就在他们走到大帐门后时,身后的萧石竹又忽然说到:“去把句龙带来见我。”......

    东夷洲,遁神平原上。

    秦广王在接手了指挥权后,接受了龚明义的建议,不但调来了大批天狗保卫军营,还调来了一支由穷奇为坐骑的骑兵。

    穷奇这种外貌像老虎,大小如同牛般的兽魂,背上不但长有一双翅膀,还天性喜食人魂,且最爱的就是人魂的脑子。

    一经驯服后,它便听命于骑手。且它有着身为兽魂该有的敏锐五感,遁神军的遁神术在它面前根本没法发挥原有的效果。

    且在龚明义的强烈建议下,秦广王给手下的酆都军们配给了更多的火炮和开花弹,大大的提升了酆都军的战斗力。火器匮乏的遁神军们,被打了个丢盔卸甲。

    仅仅五天,酆都军就往西推进了一百多里,进入平原腹地。

    此时此刻,秦广王站在搭起的指挥台上,举目望着前方远处。

    他目光所及之处,有一座古城,建在平原上两座隆起的丘陵之间,名曰垂星城。

    此乃遁神国国都以西第一屏障,周遭虽无群山峻岭为屏障,但城市南北各依丘陵而建,四周平原上又多溪流,使得此城东西两面皆被溪河与树林环抱。

    且城外丘陵上也建了山城,城中多有箭塔,山脚处也垒砌了环山石垣,使得此地更是易守难攻。

    近日遁神王银灵子又调集了大量床弩等军器,随五万遁神军入驻此地。此城也因此成了酆都军由西至东进攻遁神国国都穹冥城的最大阻碍。

    不将此城以及城中敌军剿灭,酆都军就算打到了穹冥城下,也必然会遭遇东西夹击。

    所以秦广王才会率军来此。

    看着鲜红如血的阴日暮光下,在凿齿的率领下,酆都军们如黑暗狂潮,不断地扑向垂星城后,秦广王对身后的龚明义轻声问到:“还要屠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