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62】祸起萧墙
    “这种名为精怪的低等妖魂,连普通人魂都不如。”清冷的月色下,长琴的脸因为树荫而变得有几分阴暗;但见得他冷哼一声,眼含轻视的说到:“在冥界各国,它们的一生,都只有被沦为补品而上桌的结局。”。

    萧石竹在黑暗中悄然皱眉,不知为何此时长琴的神情语气,让他脑中冒出了人间那些被猎杀的动物身影;心中突生几分反感。

    “没错,但那是别国,我的九幽国不需要这样的补品。”但下一秒后,萧石竹还是淡然一笑,不以为然的道:“所以我把他们从刻满防止地遁术符篆的地牢中放出来了,且保证以后只要待在我九幽国中,绝对没鬼敢再吃他们。”。言外之意,就是告诉长琴这些肉芝精怪他罩着了,识相的就别动歪脑筋。

    长琴微微一怔,这萧石竹的思维模式还是那么的奇怪,让他根本想不透,猜不到。

    他借着月光,低头看了看脚边那些共工军的铠甲,思忖片刻后也觉得没有肉芝们的话,这十万共工军也没法被悄无声息的毒死。因此也收起几分鄙夷,话语柔和了一些,道:“九幽王开心就好,本太子也做个顺水人情,把这些精怪送你了。”。

    “那就多谢了。”萧石竹也没介意,反而毫不客气的对他拱了拱手;其实他要抢几个百姓,何须长琴答应。

    如此客气,无非就是大敌当前团结要紧;再说按协议,战后风暮郡归于祝融国,此时自己就挖了风暮郡中这么多鬼去做九幽国的子民了,占了如此大的便宜,借坡下驴一下也没什么,大有破财免灾之意的同时,顺便给长琴点面子罢了。

    “那九幽王,下一步怎么走?”长琴又问到:“进攻莹竹城吗?”。

    “怎么走?看句龙这势头,要我们横竖也是死呗。”萧石竹环视了一圈四周,注视着那些铠甲兵刃沉吟许久后,猛然贱笑道:“反正他也认为我们死定了,不如死到他辕门口去;我们就大摇大罢的把脖子,伸到他刀下去,看看他砍不砍得动?”。

    语毕,他抬眼深深看了一眼南面。

    、

    “我们去炮轰莹竹城。”片刻见长琴没有搭话,他又转头看着黑暗中的长琴,挤眉弄眼道:“好好教教这个太平太子,什么叫先进的武器与强大的魂魄结合,成为最牛叉的鬼兵。”。

    “嗯。”长琴闻言,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计划呢?”。

    “很简单,首先趁着夜色,抵达千星湖北岸。”萧石竹眼含自信,继续看着南面,缓缓说到:“然后我萧家军为中军,你们祝融军为左右翼。我们负责炮击莹竹城,你们负责打击他的水师。”。

    “没了船,我看他那什么出象军!”萧石竹得意的说着,抬头看了一眼偏西的阴月,随即又转身对身后的萧家军们说到:“快速打扫战场,只要箭镞弓弩,铠甲和其他武器统统放弃,争取在午夜时分,赶到千星湖北岸!”......

    祝融国,毕方城。

    入夜后,这座几乎都是石头建筑的石头城中,变得宁静了许多;白天的喧嚣与热闹,早已不见了踪影,只有那叮叮当当的沙泉,依旧在涓涓流淌,圆润的月光洒在每一块石砖上,让那些古朴的石砖也变得更加光滑了许多。也使得整座城市,变得更恬静了几分。

    城中光明宫里,玄火殿上。

    已是夜深人静时,但玄火殿上依旧灯火通明;堆积如山的诸多奏本,摆在了祝融身前的石桌上。

    祝融借着桌边的石灯中火光,批阅着奏本。时而皱眉思忖,时而展眉细看其上内容;却是看不了几行字,他便要俯身剧烈咳嗽几声。就连握笔右手,也随之猛烈颤抖起来。

    他这病也患有数百日了,太医看了都只是说肺痨,开了一些润肺止咳的药,可吃了只是有所好转,却依旧不见痊愈,使得他整个鬼越来越憔悴。

    斑白两鬓,加上他那因病而有些苍白的脸,让祝融看上去瞬间苍老了不少。这个曾经在人间做过部落首领,微风八面的人魂,其后在冥界玄炎洲中赫赫有名的诸侯王,此时此刻在他脸上挂着的不再是意气风发,只剩下皱纹与虚弱。

    所有的宫奴婢女见了他此时这个模样,都是一阵心焦,又暗自叹息真是岁月催鬼老。

    “咳咳咳。”祝融那剧烈的咳嗽声,回荡在空旷的玄火殿上,顺着门窗飘到了外面寂静的黑夜中,显得格外刺耳。

    每每咳嗽一声,祝融便顿觉胸口一疼,他赶忙放下笔去,以右手捂嘴,又剧烈的咳嗽几声后,身子往后一仰,靠在椅背上。

    手从嘴上移开时,却见掌心之中,已然是一片殷红。

    祝融见状并未惊愕;这种事情近来常有发生,尤其每到深夜,更是频繁,他早已习以为常了。也隐约知道自己离大限不远了,生死早已看淡。

    支撑着他那愈发虚弱无力的体魄不倒,持续这他这苍老憔悴鬼命的,是一股执念。

    且对世敌共工的战争,正在有条不絮的进行着,从每一份塘报来看,在萧石竹的指挥下,一切都很顺利;而儿子长琴自从去了朔月岛,成为祝融国与九幽国之间的联系人后,也看上了一个女鬼,不再是沉迷于琴瑟而不进女色了。想必战争结束时,自己就能有儿媳妇了。

    祝融想想这些,也就没什么牵挂了。他看着大殿门外,那些在夜风中轻轻摇曳着的榕树气根,嘴角不经意间扬起,露出一个自顾自的微笑。

    “大王。”此时,一个身着蟒袍,手持拂尘的年轻宫奴,缓步走了进来,在他身前站定,劝谏道:“夜深了,大王近来身体不适,该早些歇息才是。”。

    “嗯,知道了。”祝融赶忙把右手一翻,掌心朝下以免这个宫奴看到他掌心中的血迹:“看完最后一本奏本,本王就去歇息。”。

    那宫奴闻言皱眉,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垂首站到一边伺候着。

    “嗯?对了,小德子。”忽地,祝融好似想起了什么事情,猛然抬眼看向这个名叫小德子的宫奴,开口问到:“本王给太子写的家书,你传出去了吗?”。

    “两日前,奴才就已经发出去了。”小德子垂首回答到。

    “哦。”祝融眯了眯眼,看了看桌边那玉勾连云纹灯中跳动的灯火,舒了一口气,点头道:“那就好。”。

    他话音方才落地,就见吴回已然站到了殿外,手中捧着一只精致的石碗,大步走入殿内。

    吴回来到殿中石桌前站定后,先对那小德子说到:“你先退下吧,王兄我来照料。”。说着就把那只碗外刻有云龙纹样图案的石碗,摆在了祝融身前,又道:“王兄,该吃药了。”。

    祝融挥挥手,示意小德子先退下后,看了看碗中的褐色药汤,叹息一声,道:“这药吃了也不见好,有何用啊?”。语毕,就在小德子方才离去时,他猛然抬眼,眼中闪烁着凶光看向吴回。

    那吴回暗中微微一怔,随即又镇定下来,赶忙说到:“吃了总比不吃好。”。

    “都说是药三分毒。”祝融冷笑一声,继续紧盯着吴回一字一顿的道:“弟弟给我送来的汤药里,怕是有七分毒吧?”。

    这突如其来的莫名之言,再次让吴回微微一怔。接着,面有惊愕的他呆呆问到:“王兄何出此言?我吴回对王兄您忠心不......”。

    “够了。”不等他说完,祝融便抬手打断了他的话:“这些汤药每每入口,我便顿觉胸口一阵冰凉,原本还以为是加了能降肺火的玄冥州冰魄,但吃了许久的药,病情仍不见好转,说明其中放的绝非是冰魄;而这几个月,几乎三五天你便会给本王送药,如果本王没有猜错,你一定在这药里加了共工氏族的寒蛇草汁。”。

    “这也就是为什么,共工国先前就得知了我军行动的原因,提前把风暮郡边境一带的百姓,统统南迁的原因。”说到此,早已横眉倒竖,满脸怒容的祝融,猛然抬手一拍石桌,眼中精光爆射,嘴里沉声呵斥道:“你个叛徒!”。

    “叛徒?”吴回没有反驳,而是在短暂的沉默后,一反之前呆傻模样,没了往日的恭谦尊重,直视着祝融冷笑一声,大言不惭的质问道:“我算吗?我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而已,这也叫叛徒?”。

    “没错,是我下的毒!这火王之位,从人间到冥界,本是应该属于我的!”越说越是激动的吴回,猛然抬起颤抖的手指,一指祝融眉心后,继续破口大骂道:“你不过是一个冲动易怒的莽夫,要不是老子帮你领兵征战,你能坐拥六郡国土吗?”。

    夜风从他身后大门涌入,吹得他身上赤色衣袍鼓动起来,如一团熊熊燃烧的复仇烈焰,在祝融眼前燃烧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