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55】象军
    “投诚者?”萧石竹抬手推动棋子,下了一步棋,才解下自己腰间的水袋抛给鬼虏后,眼珠子滴流转着,很是好奇的问到:“怎么抓到的?”。

    话说间,他面色已是微变,一丝肃穆在他脸上一闪即逝。随即,面色又恢复了平淡的神色。

    如今战争方才开始,还没到白热化的阶段,双方暂且还是势均力敌不说,且共工军是本土作战,胜算比萧家军和祝融军都要颇大一些。胜负如此尚不明朗时,居然出现投诚者,总让萧石竹感觉有些诡异。

    “这个妖魂鬼鬼祟祟的,一直在此城附近徘徊,正好被巡逻队看到了就抓起来了。本还以为他是来刺探军情的呢?没想到他自己自称是投诚者,说有办法帮我们找到共工军主力并且消灭他们。”脸上挂着淡淡的不信的鬼虏,一口气说完这些,才拔开塞子,仰头喝了一大口清水。

    萧石竹思索片刻,若有所思的道:“带他来见我。”。

    鬼虏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和萧石竹下棋玩乐的几个老者,见他有事要办,于是都很识趣的纷纷起身,连声说到:“大王您要办正事,老朽们就不打扰了。”。语毕一整衣袍,就要行礼告辞。

    “别啊,这还没分胜负呢。”萧石竹一声嚷嚷,看了看那几个银发老者,又看了看棋盘上的残局,微笑道:“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耽搁玩;我们继续。”。

    那几个老者闻言纷纷一怔,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军机大事摆在面前而不变色的人魂,随即面面相觑间都露出了为难与费解之色。

    只是奈何不了萧石竹的挽留,推脱片刻后,最终还是硬着头皮留下,继续陪他下棋。

    良久后,鬼虏带着一队士兵折返此地。

    士兵们押解着一个像只猴一样的孩童,只是这张猴脸上长着居然鸟类才有的尖喙,肌肤之上覆盖着的也不是猴毛,而是银光闪闪的坚硬鳞片。

    再看他的四肢,既然和青蛙一样,指间长着一层蹼,背上还背着一个大大的龟壳,壳上布满了薄薄的苔藓。

    萧石竹把这个站到他身前长相奇异,且因为有些紧张而双手都有些不知道该往那里放,只得用手掌搓了搓自己的双腿两侧的妖魂,上下打量了几番后,发现这东西和人间书籍中记载的水虎有些相似,于是开口便问到:“水虎?”。

    那妖魂没有吱声,只是微微颌首后,又快速的垂下头去,不敢直视萧石竹的双眼。

    “抬起头来。”萧石竹又道了一声后,自顾自转头看向手边的棋盘;他盯着棋盘上的棋子布局顿了顿声,下了一步棋后,又淡然问到:“你说你能找到共工军主力,吹牛的吧?”。语气之中,带着丝丝不屑。

    这几日祝融军在长琴的率领下,深入风暮郡中部以及西部各地,几度主动寻求战机,可碰到的不是敌军的游击兵,就是地方武装和守城军。

    虽也与共工主力有过接触,但也只是稍微小打小闹了一下,还没动真格时,共工主力便往南面遁逃了。

    看他们那且战且退的样子,好像是要吸引祝融军深入到更深的敌国腹地而去。长琴见状心有防备,也没再追击,而是选择按原计划来,一点点的稳扎稳打,步步蚕食。

    此后,就再也没有了共工主力的任何消息。

    而萧石竹也一直在派出羽人斥候,命其高飞对敌境内进行高空侦查,四处找寻敌军主力的踪迹。可三日下来,却连敌军主力的一根毛都没有发现。

    敌军主力不除,他便不敢冒进。如此一来,此战便出现了一个僵局。

    因此,他一直在寻找一个突破口,那就是敌军主力;可当他想要什么时,突然就来了什么,让他不免心生一丝余虑,不由自主的怀疑这个妖魂是在说谎。

    “我可以的。”那水虎妖魂闻言,赶忙抬起头来急声说到。同时抬脚,踏前一步。

    他的声音没有稚嫩,反而是有些低沉的,听上去与牛蛙的声音还有那么几分相像。

    萧石竹再次转过头来,迎上了对方的目光,却见到那水虎眼中,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除了真诚,再无其他。

    用他最拿手的察言观色,从神态语气来看,这妖魂确实没有说谎,但他突然投诚有悖常理。这一下,萧石竹也有些难辨他的话的真假了。

    他又沉思片刻后,还是有几分犹豫,只是微微点头对那妖魂问到:“你叫什么名字?”。

    “何泳麟。”那水虎轻声口吐三字。

    “共工主力军现在在哪儿?”萧石竹又微微颌首,继续问到:“主帅又是谁?”。

    “他们此时正在此城东南面,一百里外的莹竹城中。”水虎妖魂深吸一口气,不假思索的道:“主帅正是共工国的太子句龙。”。

    “句龙?”萧石竹一声嘀咕,眉头微微一皱,随之又缓缓舒展开来。这个共工国太子,他虽然从未与其谋面,但也略有耳闻。据说这是一个从小就喜欢研究水利工程和农业的小子,从未听说过此人魂有过带兵征战的光辉事迹。

    倒是听说过一些,他能平水土的事迹。

    共工也不是蠢鬼,否则不可能通知这么大的一个国家;但此次他怎么会用这么一个没打国战的鬼,来统兵呢?

    这让萧石竹沉思越久,心里的狐疑是越来越重。

    “为何要反水?”百思不得其解的他,瞥了一眼那名叫何泳麟的水虎,索性问到:“我记得你们水虎一族的妖魂,世代效忠于共工氏族,说句不好听的,你们是他最忠实的奴仆之一,何为要反?”。

    “共工无义,句龙无德。”那水虎闻言,皱眉一声哀叹,面露一丝失望之色,缓缓回答道:“当初共工明明答应我们,只要水虎族人随军作战,便死者葬,伤者养。这两点他不但从未做到,反而更变本加厉的剥削我们;赋税一年比一年还重,我们水虎一族祖祖辈辈都是就靠捕鱼为生,但他却要我们每户人家一年上缴五两银子的赋税。今年更是过份,他说要打战了,每家必须上缴十两。”。

    “十两?”水虎轻轻的摇头,顿了顿声,面露苦涩撇嘴一笑,又缓缓道:“那可是我们一年全部的收入啊,都缴了让我们怎么活?”。

    “而此时共工军主力又进驻了莹竹城,那正是我们世代生活的地方。大军来了,军士对我的同胞们,明目张胆的施行抢掠、欺辱等事,巨龙不但不约束手下,还大言不惭的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军队是来保护我们的,欺凌一下我们算不了什么大事,去我们家里招呼都不打,就拿点东西占为己有,更是应该的了,根本不算打劫。”说到此,他眼中已是迸射出愤怒的火花,咬牙切齿道:“忍无可忍下,我们族中几位老者一商量,决定反了他娘  的。我们听说大王您是一代明君,于是我们想要与您里应外合,长者们便把我派来了。”。而这番话也是说得无懈可击,字字句句流畅,至始至终都没有惊惧。

    只是因激动他越说越气愤,连话音都微微颤抖着。到最后,整个鬼都微微的颤抖了几下。

    萧石竹和鬼虏闻言,虽依旧面不改色,但与萧石竹下棋的几个老者,却听不下去了。

    听着水虎的诉说,他们就想起了自己被抛弃的往事来,待对方语毕之时,早已群情激奋起来的他们,纷纷破口咒骂道:“这父子两一个德行,做事没底限,太过份了!简直不配做鬼。”。

    可默然无语的萧石竹,心里想的确是想着另外两件事情,一来是此妖魂的话是否可信;二来是根据长琴派人送来的情报,共工主力往南面遁逃了,如今又忽然处在据此不远的东南面,对方倒底是怎么做到的?

    他缓缓站起身来,围着那个水虎缓步转了一圈后,在对方对面站定,一字一句的问到:“共工主力军队,有多少兵马?装备分别都是什么?”。

    “步兵十万左右,驻扎在莹竹城以南的竹影涧边,水师十万,战船大概有二百艘左右,驻扎在莹竹城外的千星湖上。”这次他没再对答如流,而是稍加思索回忆后,才缓缓开口说到:“另外,句龙还带着七八万的象军与三万由共工氏族组成的亲兵,驻扎在城中。”。

    【水虎又叫河童。绝非小日本原创,最早起源自中国黄河流域的上游,据本草纲目记载,水虎是居住在湖北的河流中的妖怪,外表看起来类似三四岁的儿童,但身体却覆盖著连弓箭也无法射穿的坚硬鳞片,通常都是全身潜入水中,只露出很像虎爪的膝盖在水面上。】

    【象军——这也不是阿三的特产,《吕氏春秋》载:商人服象,为虐于东夷。。所以这种陆地坦克一样的古代兵种,在我国古代也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