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47】得子
    “你来我往?”共工转过头来,看了一眼那个面色乳霜,但冷中带艳,双目中还有几分淡漠的女子,淡淡问到:“怎么你来我往?”。

    “他不是要我们的北方港口吗?”女子轻轻的抬起眼眉,冷冷道:“我们就要了他的讙头郡。”。插在她发髻上,那支翠玉点睛黄金盘蛇钗,蛇口中叼着的琉璃铃,轻轻摇晃几下,发出悦耳的叮叮轻响。

    共工闻言没有做声,只是再次转过头去望着窗外沉思起来。

    共工国北方风暮郡,面积不小,而郡中虽山石颇多,但河流也是居多,有利于他的水师作战;且国中贸易往来的港口,都在此郡不说,还有几个共工国的战船造船厂,也在此地,如此轻描淡写的说丢就丢了,让共工也有些费解的同时,心生一丝不甘。

    “风暮郡海岸线长达数千里,绝非一朝一夕可以拿下并且控制住的。且就算丢了,我们也不至于损失太大。”那女子似乎又看透了他内心的担忧,于是双唇轻启缓缓说到:“但讙头郡对于他来说,却是不可多得的好土地;也是他唯一一处进军玄炎洲的跳板。我们输得起,毁了几个港口重建就是了,但他输不起。且我们可以提前把船厂内迁,港口事先进行疏散,就连百姓也可以内迁,只留下一条空无人烟的海岸线给他。”。

    “更何况我军水师强大,海上决战我们未必会输。”女子一顿声,又到。

    这是今日她说得最多的一段话。

    但却分析得头头是道,有理有据;谁能料到,看似柔弱的这个女子,那冷漠镇定的表面下,居然深藏着如此缜密的心机。

    “对啊。”她的想法立刻博得了浮游的共鸣;他稍加细想后,一拍双手附和说到:“届时他丢了讙头郡,海上也占不到丝毫便宜,连补给都收刮不到,且不是一败涂地?而讙头郡是他此战的首要补给地,一旦失守等同于后院起火,断了后路。”。

    共工依旧不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窗外热气;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许久后,他才缓缓问到:“若是他孤注一掷,不管不顾讙头郡,继续南征,从风暮郡一路杀进来怎么办?”。

    “鬼母国的造船技术,很难造出海鹘以外的大船来,加上我国中江河,多是从东至西,或是由南转北的流向,他南征只会逆流而上不说,且江河毕竟不是大海,河道狭窄,我军战船又大,顺江直下可以直接撞碎他的战船。”那女子顿了顿声,又娓娓分析道:“而他的火器,在阴雨天根本用不上。这雨季已经开始了不说,就算没有雨季,我国中各地也是一天一场雨,他的火器还有用吗?”。

    “大王,依末将看来,圣女此计确实可行。”浮游闻言,微微垂首思索道:“一旦丢了讙头郡,他必然回师,就算不回师救援,也如圣女所言,地理气候都对我军有利,届时萧石竹必定捉襟见肘。”。

    这或许是一个,他能亲手击败萧石竹一次的良机。故而语气中,还带着几丝不减反增的兴奋。

    屋外,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风声呼啸,在着天坑中被无限扩大。如断线珍珠,随狂风不停落下的冷冷冰雨,拍打着石舫四周的热泉水池,冷热相溶下,使得那些雾气越来越浓。

    “虽可行,但也不可轻敌。”沉思许久后,共工关上窗子,走回自己的宝座上坐下后,看着那女子问到:“盈盈,那你觉得本王该派谁去打讙头郡?”。

    “他。”名叫盈盈的女子,说话又恢复了简洁明了,抬手一指对面的浮游,不再多言。

    共工顺着她芊芊玉指所指方向,深深望了一眼浮游,思索着点头道:“浮游征伐过丹朱,了解讙头郡的地形,确实是不二人选。”。

    接着,顿了顿声又问到:“那北方御敌,又可用谁为将?”。

    “太子句龙。”盈盈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行事谨慎,可以为帅。”.......

    朔月岛,北面玄水湾。

    送走了在岛上一玩就是数十日,方才尽兴的宋帝王后,萧石竹和鬼母转身走出海湾。

    他们没有乘坐轿或辇,而是徒步徐徐朝着小虞山城方向而去。

    难得暂时离开朝中琐事片刻,两鬼独处一下,谁也不想破坏了这悠闲散步的机会。

    他们走在宽广笔直的新建官道上,有说有笑的;青岚辰若以及卫兵,紧跟其后一丈开外。

    “有了这些宽直的官道,从小虞山城到玄水城,快骑只需三刻,步行也就半个时辰左右,是不是方便多了。”萧石竹说着,看到前方路边开着一朵娇艳的紫色小野花,赶忙快步上前几步,弯腰摘下那朵花后,折身而返,帮鬼母别在耳上发间。

    “是挺好,但小虞山城的耕地却变少了。”鬼母接过从身后快步走上的辰若递来的铜镜,照了照自己的容颜后,面露满意之色缓缓说到。

    “这只是暂时的,以后我们国土继续扩大,也就不缺耕地了。”萧石竹抬手搂住她的肩头,继续往前走去。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咯。”鬼母盈盈一笑;依旧没有尊称他为大王,还是你啊你的。而萧石竹也没在意,这是他默许的。

    “你把赖月绮接回来吧。”两人又嬉笑着聊了几句闲话后,鬼母突然想到了什么,柔声道:“昨晚收到夏星的传信,说南宫世家招供了,他们是被墨家秘密雇佣,目标就是赖月绮,虽现在夏星已在继续秘密逮捕墨者,但黑龙郡那边依旧危险。”。说话间,眼中没有一丝醋意,轻蹙眉头间,反而多了一丝担忧和紧张。

    “嗯,可以是可以,但军器监的事情,谁去做?”萧石竹点点头问到。

    “谁都可以,龙谷云可以,沐显儿也可以。”鬼母瞪了他一眼,沉声骂道:“我们的大臣都死绝了吗?一定要让个女子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工作?”。

    “我不是这个意思。”萧石竹面色微变,眼中浮现一丝欣慰,讪笑一声,道:“好,我回到宫中就派人去把她接回来。”。

    “其实那天就是一时兴起。”萧石竹挠挠头又到。

    “夫君,你不能做没有担当的鬼。”鬼母白了他一眼,开口道:“睡了就要负责,否则我会看不起你的。”。

    “打住,打住,我这就命人给她接回来可以了吗?”萧石竹脸上,立刻浮现几分畏惧。他最怕的,还是鬼母生气。于是赶忙转头,对青岚说到:“听到了没,速速派出一支禁军,去把赖月绮接回来。”。

    “是赖夫人。”鬼母也转头,补充说到:“按诸侯侧室礼仪,恭迎回岛。”。

    “对,都按王后的要求去办。”萧石竹也点点头到。

    说话间,他们已来到小虞山城外。鬼母忽然驻足不前,皱起眉头脸色一变,接着身子一摇一晃,往萧石竹这边一偏,徐徐倒下。

    还好萧石竹反应极快,赶忙伸手一把扶住,急声问到:“怎么了?”。脸上渗出的汗珠,顺着他的脸颊慢慢地流了下来。

    “没事。”鬼母抬手轻抚着额头,轻声道:“就是刚才,突然有点头晕目眩。”。

    “太医。”萧石竹猛然回头,大喊一声:“轿子,快!”。瞬间面露慌张的神情中,还透出几分紧张,从未有鬼见过萧石竹如此惊慌失措过,吓得辰若和青岚不敢怠慢,赶忙去队伍后面把轿子和张御医给请了过来。

    待把鬼母扶上轿,让张御医去给她把脉后,萧石竹又围着轿子不停的踱步;一时间双手也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要是说这冥界之中,谁是他最在乎的鬼,那鬼母排第二绝对没鬼能排第一。因此,她这一晕让萧石竹顿时手足无措起来。

    偏偏就在此时,太子长琴在鬼倩儿的指引下,找了过来。

    一见到萧石竹,长琴便拱手笑道:“恭喜萧将军,听说您在我回国那几日里,已被册封为诸侯王了啊,可喜可贺。”。

    “嗯。”萧石竹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眼睛始终注视着身前那顶轿子。

    就在他口吐的“嗯”字落地时,张御医忽然面带喜色从轿中走出,对萧石竹一整衣袍,弯膝跪下,高声道:“恭喜大王,贺喜大王,王后她有喜了。”。

    “什么?”萧石竹瞪大双眼一怔,愣愣看着跪着的张御医,半晌没能缓过神来。只有藏在衣袖中的手指,不禁微微颤抖着。

    这消息比他被封王,还要令其震惊;且来得如此突然,倒让他傻了眼。呆愣中,他起伏的胸膛里,满是喜悦和兴奋。

    “国母她的晕眩,乃是有喜所制,并无大碍。”张御医又回答到。

    随即太子长琴,也上前贺喜道:“恭喜您了,您要做父亲了。”。

    “我要当爹了?”这才微微缓过神来的萧石竹,见张御医肯定的把头一点,欣喜若狂得险些手舞足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