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27】行刺
    进得鬼母宫,看着那些纯铜筑成的建筑,直把长琴给看花了眼。祝融国的光明宫虽然也很雄伟,却全是石头建造,多有古朴;但绝无鬼母宫如此金碧辉煌,而又华丽。

    再加上内庭之中的布置,全是取材于自然,高于自然。木中有石,石上生瀑,瀑下环水,水中开花;颇有高雅的文化意境,让这个从未出过国的太子爷,看得那叫一个眼花缭乱。

    长琴放慢了脚步,左瞧右看下,不停的啧啧称奇。鬼倩儿也没有催促他,而是紧跟其后,耐心的陪着他。

    欣赏了半晌过足了眼瘾后,才把他引到万象宫中。

    大殿上,长琴惊讶的表情,与萧石竹第一次初到万象宫时一样;冥界诸鬼几乎都认为鬼母国地小国穷,殊不知精钢兵器在时不时就动荡不安的冥界中,是一项的暴利。而这个技术除了鬼母,就连酆都大帝都没有。因此才让鬼母国富有,宫殿也能建得如此富丽堂皇。

    “见过鬼母王,祝国主万寿无疆。”看够后长琴赶忙上前,站到大殿深处的高台下,对鬼母拱手行礼,道:“我奉我父王之命,为国主和萧将军带来一些薄礼,请您们笑纳。”。语毕,从怀中掏出一本清单册子,递给了鬼倩儿。

    “太子客气了,替本王转达我对火王祝融诚挚的谢意。祝他福寿安康,长命百岁。”鬼倩儿把这清单册子呈给鬼母,鬼母展开初略一看后,合上册子打量了一眼长琴,和颜悦色道:“赐坐,看茶。”。

    长琴大大方方的坐到了侍女们为他准备的椅子上,又接过鬼倩儿献上的热茶后,打开被盖嗅了嗅杯中随着热气袅袅升起的清淡茶香,登时面露陶醉;再看汤色翠绿微黄,清澈鲜艳亮丽显油光后,随即抬眼看着鬼母问到:“可是贵国出了名的羽人云雾?”。

    “太子好眼力。”鬼母微微一笑,道:“正是羽人云雾。太子你尝尝,如果觉得好喝,回去的时候本王会给你准备一车带回去。”。

    她的慷慨让长琴大为感动,道了一句:“那就多谢国主了。”。说着,他用被盖一刮茶末,就细细品尝了起来。

    “入口生津,好茶!”喝了几口后,面带满意的长琴砸吧砸吧嘴,回味着嘴里久久不散的甘甜,好奇的打量着四周,但见大殿里除了侍女和鬼母外,就只有他后,缓缓问到:“国主,请问萧将军在吗?”。

    “他说这几天待在朔月岛上很闷,出去散心去了。”鬼母淡然一笑,面色平淡的扯了句瞎话后问到:“怎么,太子找他有事?”。

    “是的。”长琴把喝了快见底的茶杯,递给鬼倩儿,微微颌首对鬼倩儿以表谢意后,转头看着鬼母,直奔主题的说到:“不瞒国主,我这次前来,除了拜访您和萧将军外,还想和贵国谈谈合作的。”。

    “是什么的合作?”鬼母虽面上神情依旧平淡,却暗中多了个心眼和几分警惕;萧石竹早已给她交代,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盟友,他不再国中期间,万事要鬼母多长点心眼,别被坑了。

    而鬼母做了这么多年的国主,也深知此理,因此长琴一开口,她心中便多了几分警惕。

    “是军事合作。”长琴漫不经心的一答;也是表面波澜不惊的他,其实是心焦的。他的老父王祝融老了;从太医嘴中得知,近来祝融老是夜里咳血,身体一天天不如从前。而作为儿子,他深知祝融如今唯一的心愿有二:其一是看着他结婚生子,其二是再击败共工一次。

    这其一好办,作为诸侯国太子他也是冥界里名副其实的官二代,人长得也不丑,算是地地道道的高帅富,要想找个女鬼结婚生子不难,难就难在这第二上。

    共工国在冥界经历千百年的经营,粮仓充裕兵强马壮,早已成了国力强盛的大国;不是祝融国可仅凭一国之力,就能将其灭国的。而如果不能将其灭国,对于祝融来说,就不算真正的打败了共工国。

    如今倒是有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摆在长琴面前,同盟国鬼母国已经拿下了共工国东北面的讙头国,而祝融国在共工国西面,两国联手正好可以夹击共工国,使其无法左右兼顾。

    虽说鬼母国不大,人口也不过是共工国的三分之一,但鬼母国有一支在玄炎洲鬼尽皆知的虎狼之师,传说此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能以一敌三,那便是萧石竹的萧家军。因此长琴认为,鬼母国完全有与祝融国夹击共工国,平分其国土的实力。

    这次长琴千里迢迢来到朔月岛,就是被授予全权,跟萧石竹与鬼母商谈此事的。但长琴有些担心,鬼头鬼脑的萧石竹,闻言后倒底会不会答应?毕竟萧石竹当初和他们结盟的条件,是通商而非军事行动。

    “原来如此。”鬼母闻言面露淡淡的为难之色,讪笑一声缓缓说到:“但长琴太子,此事关系重大,只怕得等本王与诸位大臣,以及我的夫君萧石竹商议后,才能答复你。”。

    “理解。”长琴方才微微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一半;虽然鬼母没有答应,但说可以商量商量,让他看到了一丝曙光,于是笑道:“我愿在贵国住上几日,走走看看朔月岛上的美景,静候佳音。”。

    “好的。”鬼母把头一点,起身说到:“太子一路辛劳,请先下去休息一会;倩儿,送太子去鸿胪寺(古代接待外宾的机构)住下,让他们好好招待太子。完事后去通知一下尚膳监,让他们今晚准备国宴与外庭招待太子长琴,在朝文武百官,三品以三品以上官员必须参加,为太子接风洗尘。”。

    “诺。”鬼倩儿应了一声,对长琴道:“太子,请随我来。”。

    待长琴起身告辞后,鬼母再次坐会宝座上,思忖着沉吟片刻后,下定决心道:“承诺,速速派出羽人,给黑龙岛发出八百里加急,请萧将军速回。”。她本不想扫萧石竹的兴,现在却不得已不这样了......

    黑龙岛上的萧石竹,已有点乐不思蜀了。

    他本来打算就在玲珑城待上三天,可没曾想到,一个把持不住外加故意而为,轻而易举的就被赖月绮给  色  诱了。

    这一玩,他就玩开心了,待到第四天他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今天一大早他就和夏星要了鱼竿鱼饵等物,带着赖月绮金刚和一队士兵,出城而去;说是要去关隘附近山里钓钓鱼,很有闲情雅致。

    他们在龙盘关附近,随便找了个条小溪开始钓鱼。

    清风徐徐,溪水晶莹如剔透的银练在他身前抖动翻滚。玉喷珠溅间,溪水拍击着溪岸上的青石,发出宛如轻拔琴弦的天籁之音。身边又有佳人陪伴,让萧石竹好不惬意。

    掉了半天的鱼,见鱼篓已被装满,又见天色不早了,萧石竹才起身,带着他们悻悻离去。

    “月丫头,今天玩得开心吗”萧石竹从路边顺手摘了一朵不知名的鲜艳小野花,帮赖月绮别到发上后,边走边问。

    “开心。”赖月绮落落大方地环着他的臂膀,笑靥如花的她,脸上满溢着满足的愉悦;轻轻的咬了咬唇边后,道:“只要能跟着恩公,我就开心。”。

    “可我还不能把你带回朔月岛,倒也不是我怕老婆,当然她也不会反对。”萧石竹一声轻叹,略有歉意的道:“可玲珑城的重建与新建的军器监,都离不开你。委屈你了!”。

    “没事,更何况就算我回了朔月岛,也未必能天天见到你。”赖月绮莞尔一笑,很懂事的说到:“再说大丈夫志在四方,我也不喜欢恩公天天窝在女人床上,那多器小!”。

    “哈哈哈。”萧石竹闻言爽朗一笑,猛然也想起,曾经鬼母也私下对他说过此事,不由得在心中感叹道:“我在人间造孽不少,到了冥界却没遭报应,还有福报。连续看上两妞,都是大气懂事的,值了。”。

    说话间,他们一行鬼已经走到了火湖荒原边缘。近在咫尺的玲珑城,在夕阳以及火湖中翻腾升起的暗红色火光照耀下,呈现出一片模糊橙红色,在加上那城中随处可见的炊烟,环绕在城头上空,烟云缭绕下,还颇有几分诗情画意。

    他们往前还没走出几步,身后突然冲出三五个黑衣人来,各个一脸狠相,二话不说手持单刀上前,舞出几个刀花后见鬼便杀。

    此事来得突然,猝不及防之下,一个士兵瞬间被这几个黑衣人乱刀刺死。

    值得庆幸的是,其他军士在这个丧命的士兵临终前的那一声惨叫声中,也立马反应了过来。

    在金刚一声大喝:“护驾!”下,侍卫们立马定神,纷纷抽出腰间刀剑后,一分为二。一队把萧石竹和赖月绮团团护住,另一队冲上前去,与黑衣人们打成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