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06】丹水城之战(上)
    萧石竹带着萧家军主力,顺着丹水直流而下,从讙头国东面朝西进攻,三日便连夺两城,让讙头国东面国土全部沦陷。而于东面守土的讙头军,不降者萧石竹便下令被斩首,以儆效尤。

    到了第五日,萧家军于晨雾之中穿行西进,在雾气方才开始褪去之时,已逼近丹水城。

    三十多艘海鹘一字排开,停在丹水城外那翻翻赤浪拍长空,拂拂凉风吹水面丹水上。旌旗腾空,甚是壮观!

    他们把丹水城东西和南面围住,却迟迟没有进攻;但凡有讙头军胆敢飞出丹水城,萧家军便会用火器将其射杀。

    而讙头国虽有为军士配备火器,却也不多,并没有大规模推广;且多是老式火铳,城头上驾着的,也只是能打两百步的火石炮。对紧靠丹水对岸,从不逼近丹水城城脚的萧家军,无可奈何。加之城头的那些箭塔哨岗,早在萧石竹初到此地时,就用船上火炮给招呼了。因此此时萧家军虽未攻入城中,却也是使得丹水城陷入了出不去,进不来的困境之中。

    萧石竹站在旗舰船头,看着丹水两岸,丘陵连绵百里。山顶多是树高林密之地,层峦叠嶂间沿山梯田环环相依,从山脚往半山腰而去。山雾缭绕间,如诗如画,恍如仙境。

    岸边那些丹木、楠木间,多有叶为蓝色如莲花状,叶间开着朵朵碧花的桂树,甚是好看;要不是大战在即,他真想去亲手采一篮那种碧花给鬼母带回去。

    好奇驱使下,萧石竹对紧随其后的陆吾问到:“老三,那是什么树?”。

    “此乃玉桂。”陆吾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对他目光所落之处稍加观察后,道:“大哥你看此树叶如莲花,树身似桂树,但最奇之处在于它的花随四时而变色,春生碧花,春尽则落;夏生红花,夏末则凋;而秋生白花,秋残则萎;到了冬天,那就是生紫花了,遇寒则谢。故一年四季皆有开花,又号长春树。?”。

    “哦。”萧石竹双目放光,又盯着那种树木看了半晌后,稍加回忆微微点头,眉飞色舞的说到:“原来这就是传说里,燕昭王种的长春木啊。”。

    “燕昭王?”陆吾闻言后微微皱了皱眉,随即面露丝丝疑惑,对他问到:“大哥,那是谁啊?”。

    “人间古时候的一个诸侯王,我在人间的古书《述异记》上见过关于此树的记载,说燕昭王种了个长春树,记载和你所说的大同小异。只是人间的长春树又名臭椿树,与冥界的有所不同。”萧石竹此话才说完,便转过身来。接着就见面带焦虑的冬月出了船舱,快步朝他走来。

    “坐不住的鬼来了。”萧石竹对陆吾笑笑,又转头看着方才站定到自己身前的冬月,饶有兴致的道:“冬月,你是来问我什么时候进攻的吧?”。

    冬月微微一怔,面露不可思议之色张了张唇,片刻后才愣愣问到:“你又知道了?”。

    “你此次随军出征,在讙头国未能攻克前是管理辎重的军需官职务;我见你那一脸焦虑,行色匆匆,就得知你定是刚才查点了军粮数量,见军粮所剩无几,便担忧起来,要我尽快速战速决来了。”萧石竹淡然一笑,双目打量着冬月那圆润的脸上线条柔和五官,小而翘挺的鼻子,以及短小圆滑的下巴,越看对方越觉得她像个瓷娃娃一样后,微微一笑,很是自信的对道:“冬月啊,越是不利越是要稳扎稳打。你放心,丹水以东已被鬼母派出的军队占领守住,河道海路畅通,补给的军粮和火器,随即就到。”。随着他的话音响起,冬月脸上的不可思议之色越来越重。

    他话音刚落,冬月还未缓过神来,就见有个士兵朝他们这边飞奔而来,对他说到:“禀报将军,从朔月三星二岛征集的粮草,还有黑龙岛玲珑城新铸造的火器,已在水师护卫下运抵讙头国以东,正顺丹水朝这边而来;下午既可抵达此地。”。

    “辛苦了。”萧石竹对那传令兵挥挥手,示意他可以下去后,转头对冬月又是淡然一笑,道:“现在你可以把心收在肚子里了吧?”。

    “是,我是见军粮不多了,才来要求将军速战速决的。”冬月耐心的听他说完,也是笑笑,笑容里带着丝丝尴尬。却随即收起笑容,急声道:“就算现在军粮来了,我们也应该速战速决;当今我国国内初定,我们在此也耗不起。加上讙头国西南面,还有一个共工国。他们的舰船顺着丹水支流,一天半的时间就能抵达丹水城;虽不至于帮助丹水城解围,但我国也与他们有仇,到时候冤家碰头,恐怕我军进退两难啊。”。

    “早在小虞山城时,我就接到密报,共工国和祝融国近来摩擦不断,是不太可能过来讙头国凑热闹了;否则我怎么该带两万多军士就杀过来呢?”萧石竹一激动,走到冬月身边与她比肩而立,不顾男女有别一把搂住她的肩头,注视着丹水城方向,得意洋洋道:“人间有条兵法,叫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此时我们粮草充足,再不以逸待劳更待何时?”。当初他把阿三安排在了祝融国,不仅仅是只为了做生意,还有监视打听祝融国一切动向的任务。而共工国和祝融国的摩擦密报,也正是阿三传来的。

    奈何冬月被他突然搂住肩头的此举吓得呆愣住,不敢动弹半分也不敢大喘气,脑中一片空白,耳旁嗡嗡作响,他说的话一句也没听进去;半晌后才缓过神来,赶忙挣脱萧石竹,垂首微嗔道:“将军,请您自重。”。

    “呵呵。”萧石竹这才发现自己失礼了,赶忙挠头讪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时激动就把你当成男子了。”。

    “是啊是啊。”陆吾见冬月面浮愠色,也赶忙给他解围,对冬月说到:“我大哥只是一时激动;加上这军中往来都是男子,与兄弟们勾肩搭背的习惯了,才习惯成了自然,失礼之处还望冬月大人海涵。”。

    冬月见他们说的如此肯定,自然也不再指责,只是慢慢收起愠色点点头,红着脸说了句:“吾主特别交代,军事我不得妄加干预;既然将军有计策拿下丹水城,就按将军的计划行事。冬月去忙冬月该忙的事情了。”,语毕匆匆转身,快步离去。

    “大哥,随便就上手了。”目送着冬月离去后,陆吾对萧石竹挤眉笑着问到:“你是不是看上冬月了?不然怎么搂着她啊?”。

    “瞎扯,我那真是一时激动忘了她是女儿身。就她那张童颜娃娃脸,喜欢她会让我有种是在猥亵幼童的罪恶感的。”萧石竹哈哈大笑到;语毕,收起笑容,转头看着丹水城方向,严肃的说到:“入夜后,我们开始总攻。”。却不由自主的抬起自己的右手,细细打量着几秒前,还搭在冬月肩头的手掌......

    丹朱坐在大殿里,一脸愁容。

    就在莹城被围的前一日,丹水城附近接二连三的有农民从地里挖出不少石碑,上面全篆刻着:“天亡无义丹朱”六字。讙头国本就不大,这个消息在讙头国中很快就不胫而走。紧接着莹城被袭,多数愚昧的百姓都认为,这是老天对丹朱的惩罚,是天意。于是,本就没得多少的民心的丹朱,就更失民心了。

    而讙头国在刚刚不久前,才与共工国打了一战,国内兵源本就已经紧缺。此时莹城又被围困,丹朱在第一时间派出了大部分军队驰援莹城,却不曾想萧石竹给他来了个声东击西,两面开工,萧家军主力却从讙头国东面来袭。仅仅三日时间,便兵临都城丹水城下。也使得丹朱顾此失彼,焦头烂额。

    面对对方的船坚炮利,丹朱已经悔不该当初,打伤金刚了。更可气的是,萧石竹命令战船上都竖起白绫无数,上书:“旁人不问,唯斩丹朱!”,或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还有“放下武器者不杀!”以及“开城投诚者赏黄金一千两!”等等诸如此类的标语,大大的动摇了讙头军的军心。使得讙头军每每与萧家军交锋时,都显得多少有些临阵畏缩,作战消极;战斗力大大减弱。

    丹朱赶忙招来狸天应等大臣们,商议对策。而大臣们来到殿中,却不语言。如今局势他们都心知肚明,往日讙头军依仗的翅膀飞空以及空袭,在萧家军的羽人兵和先进的火器面前,就是个屁。虽萧家军数量不及共工军,却装备精良,骁勇善战且百不失一?,各个可以以一敌十,让讙头民苦不堪言。

    且战术素养绝非讙头军可比,上午一战持续了数个时辰,死伤的都是讙头军。而萧家军,却一兵未损;谁优谁劣,一目了然。加上萧石竹明显是冲着他们大王来的,又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以至于有的大臣们,已经做好了分行李家当,投诚的准备。

    “派去莹城的军队,暂时没法抽身回援。”环视下方的大臣与将军们许久后,丹朱缓缓开口,打破了沉默:“国都中目前只有不到五万的军士,却有四门要守。早些时候炮击下,又死了几千。且本王派杀出城去的军士,都被萧家军用火器射杀。冲是冲不出去了,城中粮草又在经历了与共工国的一战后,已没多少,为今之计该当如何?你们都说说吧。”语气之中,透着一股无奈,已然没了往日的嚣张。

    有鬼愁,自然就有鬼欢喜,这个欢喜的鬼就是狸天应。表面波澜不惊的他,看着丹朱唉声叹气,却在心里说到:“我说吧,萧石竹来了你丹朱就没好日子过了。”。

    “当初,臣便力荐大王,不要招惹萧石竹。”狸天应上前一步,对丹朱拱手叹息道:“若当日大王不做下打伤使者那等无义之事,我国也没今日之灾。”。

    “闭嘴狸天应。”丹朱还没开口,便有一个身披铠甲,薄唇淡眉的年轻讙头,站了出来,指着狸天应的鼻子骂道:“你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刚才本将在城头看到,他们也就三十多艘海鹘战船,不过一万多兵马,有何可惧?”。说话趾高气昂,颇有昔日丹朱之风。

    “有何可惧?”狸天应一声冷笑,沉声反问道:“那狸天采将军,不也在密集的炮击下,抱头鼠窜了吗?”。狸天应语毕怒哼一声,再次转头看着丹朱,义正言辞道:“大王,此时为了国安,为城中百姓着想,只能开城投降!您若有诚意,他萧石竹也不会太得寸进尺的。”。

    此言一出,大殿上在陷入一阵短暂的沉默后,爆发了阵阵哗然。几乎所有的大臣将军们,都很有默契的口吐叽叽喳喳的骂声,矛头纷纷朝着狸天应指去。就算他们心中也是想着投降绝对是保命的上策,却还是要做足样子,骂上“出头鸟”一顿,表表忠心。

    丹朱却一反常态,表现的异常冷静,他派出去南方和西部调兵的士兵,一个也没冲出去。北地是还有些军队守在莹城,却被萧家军一支小股部队死死拖住,难以回援。且就算回援了,面对萧石竹手上那些强大火器,来了也不过是挨打的命。

    一向傲慢无边的丹朱,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狂妄,是多么惨痛的教训。但他不想就此束手就擒,于是只得冷静下来思索对此。

    早些时候他也去了城墙上进行督战,见萧家军虽有羽民兵,能制空却数量不多,无非就是起到防止他的军队往北逃窜的作用而已。

    基于这点,他思前想后许久,赫然起身,对叽叽喳喳的大臣们,用坚定而不可置疑的语气,对他们怒吼道:“都给本王闭嘴;各司其责去,入夜后,摸黑进攻萧家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