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00】尾声
    阴月如镜,缓缓升空穿梭于云间,淡淡蓝色的幽芒洒向大地。为冥界天地间的一切,披上了一层淡蓝色的薄纱。

    酆都城里,随着夜幕的降临,喧嚣渐渐的化为了宁静。多数的店铺门头上的白灯笼被点燃后,劳累了一天的店伙计们匆匆把店门上好门板,关门歇业休息去了。

    在城北,距离十殿衙门不远处的地方,有一条狭窄而又僻静的小巷,宽不过才半丈,长不过数十丈而已。小巷两侧都是几丈高的青砖墙壁,唯有尽头有一座稍有破落的小院。那些青砖墙后柳槐成阴,树枝密密麻麻,把小巷上空遮得严严实实,显得这条小巷更是褊狭了不少。

    因此,这条小巷在白天时,大部分时间里也是昏暗阴森的。

    而到了夜晚,尽头的小院门口也不点个灯啊什么的,巷中自然也是也无灯无光,一片黑暗。久而久之,就连在地府待久了的老鬼,也记不得这儿叫什么名字了。只知道酆都的众鬼们,都管这儿叫无灯巷。

    且不知为何,就算是鬼,路过此地也种觉得阴森森的,很不舒服;于是大家路过此地,基本都是绕路走开。加上巷中有只有尽头的一个小院,所以很是冷清,使得这条小巷,渐渐的成了酆都城中,唯一一处连鬼都不愿意来的地方。

    而在小巷尽头那个院落,大门是一道蛮子门,门边没有石狮子也没有石鼓,却又一对青石雕成的石蛤蟆,作昂头张嘴状;口中却长满了尖锐的獠牙,很是诡异。

    就做工而言,这对石蛤蟆很是精致,形象逼真,那鼓鼓的眼睛,背上的疙瘩,以及大嘴里的尖牙,一切都那么的栩栩如生。

    此时,一个浑身上下散发着儒雅气质的中年文士,借着夜色悄无声息的步入小巷,走到尽头后站到了小院前那道蛮子门前。他在黑暗中瞥了一眼那对石蛤蟆后,缓缓抬手轻轻的敲了敲紧闭着的门。

    敲门声在死寂般宁静的小巷中,格外刺耳。

    在文士的一举一动下,充斥在小巷里的阴风朝着他袭来,那些阴风在此刻反复有了灵性,对这个文士很是喜爱一般,环在他身边不停的旋转着。

    敲门声落地片刻后,大门缓缓的打开一条细缝,从门后探出一个带着写有“正在捉你”四字长帽,有着的严肃黑脸的头来。四处张望,嘴里很不耐烦的嚷嚷着:“谁啊,大晚上的不睡觉吗?”。正是黑无常。

    紧接着,他在黑暗中看清了文士的脸后,吓得一愣,赶忙敞开门跪在地上,把头垂下去后,诚惶诚恐的喊道:“陛下!”。

    “起来吧。”那文士绕开黑无常,径直的往门后院中而去。

    黑无常赶忙起身关门后,追着文士来到了有点脏乱的大堂里。一见大堂,那一屋子的酒气和一股怪异的气味,让那文士顿时皱了皱眉。

    坐在里面悠闲地喝着酒,吃着花生的白无常,一见那文士,顿时吓得打了个酒嗝,赶忙站起身来。然后挠头对那文士讪笑道:“陛下,您怎么来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冥界也不列外;难道你们的住所,朕不能来吗?还是说这儿不算王土?”文士扫了一眼地上的酒罐,走到大堂里主位上坐下,紧盯着着黑白无常,不等他们答话就沉声问道:“朕就是来问问,伏羲和女娲的孩子,你们真的灭了吗?”。

    黑白无常心头咯噔一跳,脸上却依旧表现的无惊无惧,只是稍带点点狐疑,随之齐声回到道:“是啊,我们亲自用打鬼棒把那小子打死的啊。”。

    “可今早秦广王告诉朕,大概一年前有个小鬼来到了地府,连他都查不到这个人魂小鬼的来历,又是怎么回事?”文士此言一出,黑白无常顿知他问的是萧石竹了。

    好在他们早已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提前准备好了对策,随即装作一愣后,又齐声反问到:“不可能吧?所有的人魂不是从出生开始,来历就自动登记在了生死簿上了吗?”。

    “他叫萧石竹,好像就是鬼母嫁给的那个人魂。”文士那藏在袖中的手指,轻轻一动,身边瞬间阴风四起,朝着屋子的每一个角落刮去,发出阵阵声如虎啸的怒吼;那些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酒罐,被这些阴风一扫,随即一点声响也没发出,便碎裂成了十多片碎片。

    “陛下息怒。”白无常见状,赶忙对文士解释说到:“这个人魂我是有些印象,按生死簿上记载,他是惨死鬼还是我们接引来的。”。

    “依臣看,是他秦广王的手下出了墨者,怕您怪罪,索性编造个事来分散您的注意力,不然为什么一年前的事情今日才报?”接着,白无常赶忙从自己袖中掏出一卷书页都开始泛黄的书卷,展开快速一翻后,找到了记载着萧石竹生死情况的那一页,递到了文士面前,急声道:“陛下请看,这小鬼确实是查得到来历啊。”。心里却暗暗庆幸,好在生死簿早已被他和黑无常在二十多年前悄悄的改了,不然此时还真不知道改怎么和酆都大帝交代了。

    那文士一瞥展开的书卷上内容,果然如白无常所说一般,萧石竹的家谱等等,一一罗列其上,且详细记录了萧石竹的父母是两个骗子而非女娲伏羲后,袖中食指又是一动,那些阴风才平息了下来,渐渐的消失不见了。

    “哈哈哈哈。”文士仰头狂笑几声,又看着黑白无常,和颜悦色的道:“二位的忠心,朕从未怀疑过,刚才不过是给你们开个玩笑罢了。”。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前一秒还面带腾腾杀气,现在便是一脸阳关的笑容。

    黑白无常也是笑笑,却暗中松了一口气。

    “对了,朕来此,其实是让你们继续暗中调查,怎么让神魂有生殖能力的办法。”那文士站起身来,缓步朝着大堂外走去,嘴里淡淡说到:“既然女娲伏羲都能做到生子,那朕应该也可以。你们继续调查此事,别松懈了下来。还有,神魂无法生育的秘密,千万别泄露出去了。”。

    话音刚落,文士便已不见了踪影,只有那道开着的蛮子门,在夜风中轻轻的摇曳着,发出咯吱细响声。

    许久后,黑无常去关上门后,折身返回大堂门口,对望着院门愣愣出神的白无常道:“老谢,他还是那么的喜怒无常啊!”。

    “他是感觉到威胁了。”白无常在感觉不到酆都大帝魂气后,微阖双眼缓缓说到:“墨者的事情一出,银灵子又反了,打破了冥界千年的平静,这些事情都让他感到帝位不稳。”。

    “那我们是不是把钥匙给萧石竹送去?”黑无常想想,白无常此话也有道理,便点点头悄声问到:“至少可以让少主也实力,能加入到反抗酆都大帝的行列中去。”。

    “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护少主。”白无常轻轻的摇了摇头,目光始终盯着紧闭着的院门,缓缓说到:“他现在需要的不是钥匙,而是历练,以及韬光养晦。”。

    “行,就按你说的办。”黑无常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后,不再多言。

    第一卷初露锋芒(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