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099】杀身之祸
    就在萧石竹左瞧瞧,右看看,瞧得眼花缭乱,对什么都很是好奇时,突然听到前方传来一声大声的吆喝:“来来来,都过来看看,昆仑野生白泽,只要三百两一匹。”。

    接着又有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压过了之前那阵声音:“凤麟洲特产火麒麟,力大无穷,四蹄生风,不但可以当作代步工具,还能拿它去耕田,一只只要五百六十两。”。

    萧石竹顿声往前望去,但见前方数丈开外,有一片一亩左右大小的空地,上面用木头木板,搭出一个一丈高的台子。

    萧石竹拔腿朝那儿走去,拔开那些站在台下看热闹的众鬼后,来到台子前,举目朝着台子上望去。

    台上右边站着一个,蓄着一撮短而硬的八字胡的老人魂。老态龙钟的他身着皮毛大衣,腰束皮带。下穿便于骑马的大裆皮裤,头上带白毡帽。从衣着来看,老人不是朔月岛居民,也不像是玄炎洲的百姓;似乎是从寒冷的地方而来的。

    在他身后,站着五只浑身雪白,有翼且头顶长有一个长而尖锐的独角的鹿,正是瑞兽白泽。颈部短而直的它们,是那么的仪表堂堂。

    “昆仑的野生白泽。”那老人见围过来的客人越来越多了,便转身拉起一只白泽的前腿,对众鬼展示着,啧啧称奇道:“看看这腿脚上的肌肉,多么的健硕发达,日行千里,绝对不是问题。只要三百两,一只只要三拜两咯。”。

    “昆仑不是在人间吗?”萧石竹在胡回耳边问到。

    “他说的是冥界的昆仑。”胡回轻声回了一句,双眼始终盯着那几只白泽。

    虽说胡回他不会养兽魂,却也看过几本关于相兽魂的书籍,他看得出来这可是上等的白泽。它们都是耳紧小而耐劳,目大而胆大则不惊。且鼻大,则说明这几只白泽肺大,肺大则能走。正如那老人所说,这确实是能日行千里的好兽魂。

    加上它们的双翼也很健壮,羽翼极其丰满,如此看来这些白泽的飞行力也不错。

    “来来来,看看我这儿。”胡回的目光和兴趣,立马被这一喊吸引了过去。声音来自台子左边,只见那儿站着一个赤发黄须,彪形八尺的虬髯大汉。站在他身后的,是五只高大的赤色麒麟。昂首挺胸的它们,如此威风凛凛。

    它们嗤鼻粗喘着,喷出道道炙热的热气;让四周的空气,都瞬间闷热了不少。

    “产自凤麟洲的火麒麟,这是不可多得的兽魂。”那壮汉环视着台下诸鬼,大声宣传道:“不但可以当坐骑,还能拿去耕田,比牛还好使,而且嗅觉味觉和听觉极其灵敏,攻击性也不弱,养熟了以后,还可以拿来看家护院什么的,一举多得。今日购买,一匹只要五百六十两,先到先得啊!”。

    在壮汉绘声绘色的推销声中,萧石竹偏头对身边的胡回问到:“怎么样?这十只兽魂能飞吗?”。

    “嗯,白泽可以腾空,食草兽魂,性情温和易驯服。”胡回说着,目光从火麒麟身上移动白泽身上,很快又移了回来:“火麒麟可以腾云,按《兽魂经》记载,成年的火麒麟还能口吐火焰,是带着很强的攻击性的一种食肉兽魂,稍加训练后,可以成为战力很强的战斗坐骑的。”。

    “最重要的是,这十只兽魂都很健壮,虽然体型大,但又都是动作灵活敏捷的兽魂。直而短的强健背部,看来相当结实平衡。浑身都富有发达的肌肉,四蹄强健有力,擅长飞行和奔跑,且看它们的四蹄,就知这几只是耐力很强的兽魂。”胡回抬手,用手指指点着那些兽魂,在萧石竹耳边悄声解说道:“要组建空骑,就得要这样的兽魂不可。”。

    “听起来不错,看来值得买下。”。萧石竹想也不想的就说到,接着就要抬手,对台上的卖主示意这些兽魂他都要了时,却被鬼虏赶忙拦住。

    就在萧石竹不明其理鬼虏为何拦住他时,就见一个人魂牵着一头圆眼、大鼻、眼尾稍有细长线的小龙,悄然走上台子之后,站到了正中处。

    那只小龙身长不过一丈,像极了一只无尾的四脚蛇,却四脚趾如鹰爪一般锋利。但最奇特的是,它通体翠绿,有如翡翠一般,通透而晶莹剔透。

    “这是什么?”众鬼哗然声中,萧石竹紧盯着那条小龙问到。

    “如果我没猜错,那是螭龙。能腾云驾雾,又会浮水,还是性情通灵的兽魂。”鬼虏仔细观察那条小龙,沉吟片刻后,缓缓解说道:“就算是冥界,这种兽魂也很少见。据说这种兽魂,生活在人魂和妖魂都没法涉足的深海海底,很少浮出海面,要想抓住你就得潜入深海。”。

    “难怪大家都哗然了起来。”萧石竹随口一答后,对那牵着螭龙的年轻人魂,高喊一声:“小哥,你这螭龙怎么卖?”。

    “一万两。”有着淡如止水眼神的小哥,对他竖起一根手指说到。他声音很轻,却立马又掀起一波哗然。

    “值得吗?”萧石竹对那些哗然声充耳不闻,自顾自的问了鬼虏和胡回一句。

    “当然。”鬼虏和胡回齐声回答道:“这可是很少见的兽魂。”。

    萧石竹闻言,想也不想的抬起手来,对那小哥又大喊一声,道:“那只螭龙我要了。”,说着就掏出三张冥界通用的万两银票,高高举过头顶后,轻轻的挥了挥,继续高声说道:“还有那五只白泽,以及那五只火麒麟,我也一起要了。”......

    讙头国都城,丹水城外。

    金刚高举着节杖,带着三百禁军站到了城门前,却被讙头军给拦在了门外。

    虽说讙头国中的战争已经停息,但金刚在海上漂泊了六天,又在讙头国中走了两天才来到这里,谈不上千里迢迢的辛苦,却也费了不少时间和体力,此时被守军拦住不说,还把手中的刀枪剑戟,纷纷指向了他和他的部下,让他很是火大。尤其是他们眼中那很不友善的警惕目光,让金刚越看越不顺眼。

    要不是他此行的目的只是出使,他已经下令手下们动刀枪了。

    “你们眼瞎了吗?”虽没下令部下动手,但很是不爽的金刚,还是举起手中节杖,怒视着拦住他去路的讙头军,呵斥道:“我是鬼母国使臣,你们拦我作甚?”。换来的却是那些讙头军的一言不发。

    “住手!”对峙片刻之后,城门里忽然传来一声呵斥:“怎么如此对待客人?”。金刚遁声望去,却见来的正是狸天应。

    之前这个妖魂去朔月岛求援时,金刚是见过的,此时一眼就认出了对方;却还是冷哼一声,瞥了一眼讙头军手中的刀剑后,沉声问道:“狸天应,难道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

    “不是的。”狸天应让讙头军们赶忙放下武器后,走到金刚身前站定,赔笑着连连摆手,对他解释道:“只是刚刚经历了大战,士兵们都有些紧张,请金刚大人您见谅。”。

    “原来如此。”金刚闻言冷静了一些后,对狸天应道:“那就麻烦狸天应大人了,带本使去见见你家的大王吧。”。

    狸天应赶忙把头一点,道:“诸位请随我来。”。

    金刚他们随着狸天应,来到了城中那棵巨树前。在树前站定后,金刚还没来得及细细的欣赏眼前这道奇观,狸天应就对他说到:“我们把王宫建在了树上,请金刚大人让你的士兵在树下吃些东西休息一下,我带你上去见我们大王。”。

    金刚见那树木不仅树干高树冠大,且没有从地上通往树上的阶梯,让狸天应把他们都带上去似乎有点为难了,于是便转身对属下们说到:“你们原地休息,在我没回来之前不准乱跑,也不得扰民。”。

    “我会让仆人们尽快准备热食和清水,给诸位送来。”狸天应补充了一句后,抱着金刚展开双翅,往树顶飞去。

    “连个爬上来的阶梯都没有,看来这株参天大树,也只有你们讙头民上得来。”金刚随着狸天应穿梭在树枝间,向着树顶飞去,看着那些坐落于树枝上的屋舍,由衷的感叹道:“还真是一座易守难攻王宫。”。

    “嗯。”狸天应心不在焉的点点头,稍加思索后,对金刚认真且严肃的叮嘱道:“贵使见了我们大王,不管他说什么,您都不要生气。”。他也是想起数日前,丹朱那一席无赖的话,才善意的提醒一下金刚,以免到时候金刚有什么过激行为,反而惹怒了丹朱,招来杀身之祸。

    他突然莫名其妙的一说,让不明其理的金刚听得糊涂。金刚挠头问他为什么这么说,狸天应便又不再多言了,让金刚更是稀里糊涂的。

    不一会后,两个魂魄来到了树顶的大殿前。金刚随着狸天应走进大殿,就见丹朱坐在大殿深处的宝座上,左右各有一位裸  体的女人魂,被他拦在怀中。

    “鬼母国特使金刚。”金刚在大殿正中处,面朝丹朱站定后,高声道:“奉我国萧石竹萧将军之命,前来贵国,带走丹朱王您答应给予我国的三万讙头民”。

    丹朱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又低头欣赏着靠在自己怀里那两个美女的娇容,冷冷问到:“如果本王没记错,那三万讙头民是答应你们帮我国解围后的谢礼吧?”。

    “是的。”金刚应了一声。

    “但好像我国的围,不是你们解的。你们的兵呢?当我们被共工军围城时,你们的支援呢?”说到此,丹朱的脸突然阴沉起来,接着不等金刚搭话,他便怒吼道:“他萧石竹算个什么东西?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敲诈勒索到本王的头上来。”。

    说到此,金刚顿知丹朱要反水了,他强压着怒火,刚上前一步想要据理力争时,大殿外突然有数十个全副武装的讙头军,冲了进来,把他团团围住。

    不等他眼中浮现诧异的目光,高高在上的丹朱便俯视着他,沉声道:“我没去找他麻烦,就已经是给足了鬼母面子了,他居然还敢派人来到本王面前伸手勒索,必须给他点教训。”。

    语毕,丹朱在狸天应诧异的目光下,对士兵们挥挥手,道:“给我打,但别把他打死了,打个半死后,丢到一艘驶向朔月岛的民船上,给萧石竹送回去。”。

    “大王不可。”站在一旁的狸天应一声惊呼,满脸惊慌的大叫道:“两军交战尚且不斩来使,更何况我们也没交战,有什么不能好好说的。”。

    “你给寡人闭嘴!”丹朱怒瞪着狸天应,怒喝一声:“打!”。

    金刚见事已至此,也没必要废话了,且再不动手那就太怂了,于是也缓缓抽出自己腰间的直背刀,将其横在胸前后。刀身寒光一闪间,金刚杀机毕露,对丹朱冷冷道:“你惹上杀身之祸了,萧将军会亲率大军前来,踏平你的都城的。”。话音方才落地,讙头军们已不顾一起的一拥而上。

    刀剑撞击声,在大殿里接二连三的响起。依稀还能还有狸天应的叹息和惊慌失措的劝说,和丹朱以及他怀中美女们的嬉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