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096】成交
    “臣见过萧将军,也和他打过交道,深知此人魂虽是狡诈,但还不至于说有利可图时,还要出尔反尔;大王此言,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狸天应面露为难之色,皱紧双眉,努力劝说道:“我们也是小国,多个朋友好过多个敌人。若是这个条件不能兑现,只怕是又要得罪一国。就算鬼母国不与我国计较,但久而久之,冥界也再无我国立足之地。”。试图凭借自己的话,让丹朱快点打消反水的念头。

    “闭上你的鸟嘴。”不曾想丹朱一如既往的闻言一怒,立马坐直身子,怒视着狸天应,怒声呵斥道:“这三万讙头民寡人还就不给了;别说鬼母国没有出兵帮寡人解围,就是出兵了,这条协议本王也不会兑现的。滚去办你该办的事去,再多嘴本王就把你的鸟嘴缝起来。”。

    狸天应虽有无奈,却还是只得唉声叹气道:“是。”,然后转身离去。谁让丹朱是君他是臣呢?谁又让他命不好,摊上这么一个大王呢?胸中里更多的,却是涌动不停的心寒。

    就在他带着无奈和为难,还有寒心缓步走到大殿门后时,又听到身后传来了丹朱的声音:“对了狸天应,为了庆祝共工退兵,丹水城再次恢复太平,你得给本王再找十个美女来;本王今日要好好快活快活。”。

    紧接着,传来的是丹朱的大笑,以及那几个美人七嘴八舌,笑骂着丹朱好坏,或是问他有她们还不够的声音。

    “讙头国完了。”狸天应在心中暗叹一声后,轻声道了一个“是”字,摇着头缓步离开了大殿,离开了那个无药可救的丹水王......

    位于冥界东部青龙海上东夷洲西面,有一片西宽东窄,地势低平而坦荡的大平原。平原上气候温和,又多雨而又潮湿,使得平原上植物茂盛,种类繁多,构成了茂密的雨林景象。遮天蔽日的森林里,到处是从未见过的长着奇异板状根的巨榕和红木、枝繁叶茂的榑桑神木、巨叶植物和会自行舞动枝叶的草本植物等,以及各种奇花异果应有尽有。

    除此之外,蜿蜒曲折河流在平原上随处可见,有如明亮玻璃的湖沼,灿烂而沉重地安息于广大的平原上,密布于河道两侧的丛林中。形似鲤鱼,却有六只脚和鸟一样尾巴的鮯鮯鱼,懒洋洋的趴在河岸边的树根上,鳣鱼和鲔鱼还有寐鱼,潜游于湖沼中,时而浮上水面,冒头吐出几串泡泡。麋、鹿,虎、豹,还有形状像牛却长着马一样尾巴的精精,以及似九尾狐狸,却有九个脑袋和虎爪的侄,漫步于丛林里。五彩斑斓的大蛇,攀爬在藤蔓树枝上,蛰伏等待着它们的猎物。

    这儿,正是遁神银灵子的遁神国所在地。

    在平原正中地带,有着一座脱离了地心引力,悬浮在万顷森林上空的悬空岛屿,必须乘坐能腾云或是飞空的兽魂,才能到达岛上。这座岛屿,便是遁神国的都城——穹冥城的所在地。

    因其立于半空之中,白云顶端而不落,立于城中凡佛触手可及苍穹,因此得名穹冥城。

    整座岛屿由数百万根大小长短不一的五角或是六角形的柱状玄武岩,层层堆积而成;越往岛屿中心地带而去,这些柱状玄武岩越大越高,使得岛屿形成了中间高,四周矮的地势。

    百股只有手指那么粗细的清澈泉水,像一股股小小喷泉,从靠近岛屿中心地带的那些岩柱中的石缝里缓缓流出,落在岩柱间后汇聚成溪流,拍打着岩柱们,往着岛屿四面八方的边缘地流去,构成了涓涓泉水石间流的美景。再越过边缘地的岩柱后,形成一道道从天而降的瀑布,落到到了岛屿下方的雨林里。飞珠溅玉间,在半空中绘一道道彩虹。

    岛屿上的所有屋子,都是建立在这些玄武岩上的。屋子之间,由错落有致的石阶与栈道,相连在一起。所有的屋子都以青石为砖,红木为梁柱建成,再在屋顶铺上水晶制成的瓦片,使得这些建筑被冥界的阴日一照,便闪烁着七彩色的光晕,煞是壮丽。

    屋子四周插着银色长形幡旗,正随风而舞。旗帜正中,用金绣出一只展翅的萤火虫。

    因其岛上地形复杂,高低不一的岩柱形成了天然的屏障,再加上悬浮于半空之中,因此连城墙都没建。只有一些箭塔箭楼之类的防御建筑,散落在岛屿四面与八方之上。

    而在城市的正中处,巍然矗立着一座高三十余丈,外四层暗三层,共七层的楼阁,屋檐挑出很大而柱高,使得楼阁之中每层空间都很高。而站在高耸入云的顶楼上,如临月前,大有伸手便可揽月的错觉,因此这座阁楼名曰揽月楼。碧瓦朱楹下檐牙摩空,朱帘凤飞间彤扉彩盈,以及那大门两边,用两块巨大的花岗岩,整块雕刻而成的两只螭龙,都将此楼的雄壮气势尽显而出。

    此时揽月楼一层的大厅里,正中处地上摆着一张长形沙盘,其中用用泥沙等材料堆制六天洲和东夷洲各地栩栩如生的地势模型,具有极强的立体感且形象直观,冥界两洲山水在沙盘上一目了然。

    沙盘尾端对面,摆着一张用上等的优质红木制成,重量超过千斤的龙椅,靠背上雕有九条刻工精细形象生动的蟠龙。椅子上坐着一个身长七尺五寸,银发的中年男子。他那张紫色的脸上眉目清秀,眼中眼白却是亮银色的,嘴边还有着扇圈胡须。而这个人魂,正是遁神银灵子。

    此时他正在目不转睛的看着身前不远处的沙盘,愣愣出神。

    而沙盘四周,站起七八个遁神国的文武官员,其中一个正在把拿在手中一把小旗插在沙盘上各地之中,将遁神国四周各大势力用小旗,一一标记出来。

    “大王,末将认为,我们以其考虑先打哪儿,不如先考虑装备问题。趁着酆都大帝还没对我国施行制裁,当广购兵器,尤其是鬼母国的精钢武器和祝融国的火器,应该多多储备才行。”。说此话的,是一个身高不过五尺的妖魂。

    生着鸟身人面的他却长着双手,和羽民极像,双翼上却布满了湛蓝色羽毛,顺滑而有光泽,却坚硬无比,羽片锋利如快刀一般。身披金甲的他,头有双髻,腰间挂着两柄柳鞭,威风凛凛。正是银灵子手下第一战将——句芒。

    “嗯。”银灵子沉吟片刻,道:“这倒是没错,而且得抓紧,并且与大羿扶桑国的结盟,也得抓紧。”。

    话音刚落,就有一个身穿银甲的士兵,缓步走入大厅之中。这士兵在银灵子身前右边站定后,拱手道:“报大王,我们抓到三个擅闯王宫的人魂;为首那个自称自己是墨翟,要有事求见您。”。

    “墨翟。”银灵子一声念叨,脑中突然浮现了墨家巨子这四个大字,随之疑问道:“不是有传闻说,酆都大帝此刻正在全力追杀他和他的门徒吗?”。

    “是的,根据我们的情报,酆都大帝在一个月前突然下手,一夜之间便铲除了酆都城里的所以墨者,除了墨翟和禽滑釐在逃外,所有潜伏在酆都城中的墨者,都被酆都大帝赶尽杀绝。”那士兵稍加回忆后,缓缓回答到。

    “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既然他来了,我们不妨见见。”若有所思的银灵子站起身来,捋须说到。

    “是。”那个士兵点头应声后,转身离去。

    “大王。”士兵方才离开,句芒便上前一步,与银灵子四目相对,认真严肃的提醒道:“据说,墨翟这人魂没有道义可言,我们还是小心为妙。再者,酆都大帝正在追杀他,我们收留了他,只怕会有危险。”。

    “寡人知道。”银灵子闻言稍加思索后,记得他也说的有理,便是点了点头,眉宇间闪过一丝警惕,但嘴里却说到:“但如果他也是反酆都大帝的,那么我们就值得冒这个险。”。语毕之时,眉宇间只剩下了不惧之色。

    相比丹朱,银灵子要更稳重,且更有远见的多。难怪墨翟没暴露之前,他才暴露了一点点的反心,酆都大帝就感到了威胁,想着要鬼母来监视和控制他。

    片刻之后,墨翟和禽滑釐以及林聪,在士兵的押解下,来到了揽月楼中。

    “墨家巨子墨翟。”被士兵们带到沙盘前后,墨翟对着银灵子一整衣袍,弯膝跪下后,磕头道:“遭酆都大帝追杀,携门徒禽滑釐与林聪,逃亡至贵国,望遁神王收留。”。

    “起来说话吧。”银灵子坐回了龙椅上后,面露为难之色的道:“酆都大帝正在追杀你的事,本王略有耳闻,收留你风险太大,本王可不想拿国中子民的姓名来冒险。”。

    “遁神王,恕我直言,我们都有共同的敌人。”墨翟并没有起身,依旧跪着,不急不缓的说到:“你我唇亡齿寒,一旦我死了,墨家亡了,酆都大帝就该对付你了。”。语毕,猛然抬起头来,用略带嘲笑目光的双眸,直视着银灵子的双眼。好像在用眼睛对银灵子说:“如此浅显易懂的道理,你会不知?”。

    “那也不能收留你。”银灵子没有躲闪开他的目光,而是也直视着对方,一字一顿的说到:“或许,本王应该现在就把你抓起来,献给酆都大帝,换我和我的子民一条生路。”。

    此言一出,禽滑釐和林聪都是浑身一颤。唯有墨翟这老狐狸,却不惊不惧,他明白银灵子只是说说而已,不然已经让士兵动手了;于是淡然一笑,又道:“不如我们做笔交易吧。”。

    “哦?”银灵子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这个人魂,缓缓问到:“本王倒是可以给你点时间,说说交易是什么。”。却语气平淡,好像根本没兴趣一样,如此一说好似只是为了表现仁慈,而给墨翟一个机会一般。

    “其实很简单。”墨翟看出了他的兴趣已经泛起,正隐藏在他那面无表情的脸下,于是站起身来,道:“你正要着手趁着酆都大帝追杀我的门徒,而出兵六天洲吧。那墨家的机关武器,什么连弩车啊,转射机啊还有籍车什么的,想必也是你渴望得到的攻城利器吧。”。说到此,他突然翘起嘴角,露出一个狡诈的微笑。

    “有意思。”银灵子沉思许久,忽然笑着抚掌道:“我也和你做个交易吧,你把这些机关术,传给我国军工工匠,我可以给你一个安全的所在地安顿下来,直到风头过了,你再离开我的国土。”。

    银灵子也不傻,他可不想让这个狡猾的人魂,进入他国中的权力中心,更不想用他来抵抗酆都大帝,他要的只是墨翟脑子里的那些机关术而已。而作为交换,银灵子仅仅只想保护墨翟一时罢了。

    “好。”墨翟三思许久后,一口答应道:“成交,但机关术我只能提供连弩车,转射机和籍车这三种。”。语毕,与银灵子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