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039】就是他
    此时巫支祁所剩的那七八条战船,已经在鬼母军的炮火猛击下沉了三艘,剩下的皆已破损,不是甲板起火,便是船帆断裂,甚至还有的已经开始漏水。

    水猴子妖兵们被逼急了,没跳船逃走的都抓住桅杆上的绳索,朝着萧石竹的船队荡了过来。

    而萧石竹的军士则不慌不忙的摆开了鸳鸯阵,阵中的火枪手从容不迫的填装,瞄准,开枪;分分钟就把不少还在空中荡来荡去的水猴子打死。没死的方才落地,就遭狼筅手利用狼筅前端的利刃刺杀,短兵立刻手即持短刀冲上前去补刀,把没被狼筅手刺杀的妖兵们乱刀砍死。

    而萧石竹这边,陆吾英招也和灵明打了个热火朝天。那灵明把手中金箍棒抡圆了,似疾风暴雨,密而不疏。左右格挡下,架住了陆吾和英招接二连三的攻势。时而还腾出手来以攻为守,倏忽纵横间化解了英招或是陆吾招式,同时把他们避开。

    且金箍棒在他手中轻轻一转,便能带起阵阵劲风,吹得不远处萧石竹的披风鼓动。金箍棒上劲力缠绵不断,沾连粘随,一得机势灵明即用它来劈滑英招和陆吾的手腕。可见对方实战经验和棍术,也是炉火纯青。

    而英招陆吾也是招招毫不留情,式式都往灵明的要害处攻去。利爪巨斧与金箍棒频频相撞,泛起阵阵火花和金属碰撞的脆响。

    时不时的陆吾还猛然倒吸一口气,随之从嘴中凭空吐出道道火焰。那些火焰一离开他的嘴,便如离弦之箭朝着灵明疾射而去。虽说这些烈焰都被灵明立圆抡转手中金箍棒,打了个烟消云散,作用不是很大,但灵明却也是双拳难敌四手;身上毛发稍不小心便被火焰撩到,顿时发出阵阵焦臭。

    在陆吾和英招的步步紧逼下,他已是渐渐的落了下风。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明显很是吃力。

    就在此时,金刚带着一个小队的人跑了过来,对萧石竹喊道:“将军,你没事吧?”。

    “没事。”萧石竹目不转睛的看着三个妖魂打成一团,嘴里问到:“秋霜呢?”。

    “已经护送回船舱了。”金刚答了一句后,对身边的军士们道:“保护将军。”。话音方起,他便一跃而起,抽出腰间直背刀,朝着灵明扑了过去。

    灵明怒哼一声,卯足了劲单手举起金箍棒,棍梢在自己头顶向左平抡,带起阵阵劲风。力道极大,不仅避退了陆吾和英招,还把金刚吹得倒飞回来,重重的摔在了萧石竹脚边。

    只是这么一下,足以见得对手力极大不说,且作战之勇猛异常;别说是萧石竹了,就连行伍出生的金刚也看得咂舌。如此猛将,若能收入麾下,将来征战四方必定如虎添翼。

    想到此,萧石竹毫不犹豫的大喊一声:“留活口!”。英招陆吾闻言后虽心有不解,却也因为是萧石竹的要求,只好攻击尽力避开要害。本已是落了下风的灵明,渐渐的又和英招陆吾势均力敌了起来。

    就在此时,又有两道身影从巫支祁的战船那边一跃而起,朝着灵明这边疾射而来。待他们落地后,萧石竹定睛一看,只见来的又是两只妖猴。

    右边那只猴子双臂过膝,双耳过肩,浑身长毛雪白,手持金戟。而左边黄毛妖猴,形似猕猴,却长有六耳,手持一柄大刀。正是巫支祁手下,六耳和通臂。

    二打一成了三打二,英招和陆吾齐齐皱眉。金刚从地上爬了起来,见状后揉揉自己的胸口,顾不得胸口传来的隐隐作痛,一声怒吼后也冲了上去。

    三只妖猴背对背,呈掎角之势。英招陆吾和金刚则围着他们不断出招,一顿猛劈猛砍,却也无法伤及半分半毫。

    紧接着,土缕和钦原也赶了过来,加入战局;这三只妖猴百年来形影不离,早已有了默契,此时虽然被压制,却也不怎么吃亏。反而互相支援配合的很好,进可攻退可守,一时间双方都陷入了僵局。

    时间一久,连英招他们都略感吃力。

    萧石竹啃着手指甲静静的观望着这场战斗,脑中不断的思索着对策。半晌后他灵机一动,心中想到:“灵明刀枪不入也就罢了,其他两只妖猴未必如此。”。想到此,他便赶忙让军士们去拿来一些震天雷,点燃后朝着灵明他们脚边,像打保龄球一样掷出。

    几颗震天雷滚到灵明他们脚边时,萧石竹大喊一声:“躲开!”后,自己一个转身,抱着头趴在了甲板上。

    金刚陆吾英招他们赶忙往后跃开,同时陆吾也不忘了朝着灵明再口吐几道烈火,逼得还没缓过神来的灵明通臂和六耳,顾此失彼。

    就在他们合力用手中兵刃驱散火焰时,震天雷也爆炸了。避无可避下,三只妖猴硬挨了一记爆炸。

    冲击波带着热浪,朝着四面八方扑去。灵明手中的金箍棒拿捏不稳,方才脱手便被爆炸带起来的冲击波一顿乱撞,疾射到半空中后转了几圈,落到了海中。

    爆炸一过,耳朵嗡嗡作响的萧石竹在军士们的搀扶下站起身来,朝着灵明他们那边望去。只见甲板已经破了一个大洞,洞口边缘四周一片焦黑。六耳和通臂被炸了个血肉模糊,当场送命。而灵明虽然没死,却也被爆炸带起的高温火焰,烧了个外焦里嫩。

    陆吾英招他们随即围了过来,把他制服。按着他的双手肩头,使得还有点被爆炸炸得迷迷糊糊的灵明,面朝萧石竹跪下。

    萧石竹先去扶起还躺在地上,也是浑身是伤的金刚,对他道:“去船舱里疗伤吧。”后,走到灵明身前站定,打量着对方那张被烧得焦黑的猴脸,道:“归顺我,保你不死。”。

    一脸挫败感的灵明抬起头来,瞪着他猛然对他脸上吐出一口吐沫后,露出一个鄙夷的微笑。

    萧石竹不急不气,抬手胡乱一抹脸上吐沫后,缓缓掏出自己的连珠铳,把枪口塞到对方嘴里,不急不缓的道:“看来你只是表皮坚硬,我来试试你内脏是不是也是如此?”。

    灵明一愣,随即笑的更欢了,眼中无惊无惧,尽是对萧石竹的仇恨和不屑一顾。萧石竹顿悟,这种妖魂是有骨气的,宁死不屈的骨气,无法劝降的。

    他心中突然顿生一丝对灵明的敬畏,道:“我们要不是敌人,会成为好朋友的。”。话语刚起,便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几声闷响从灵明颅内传来,随即他眼睛一翻,口鼻鲜血直冒。果然不出萧石竹所料,这货只是表皮坚不可摧,内脏却不堪一击。不一会的功夫,便已断气。

    “厚葬他。”萧石竹缓缓拔出连珠铳,看着灵明渐渐冰冷的身体到。

    此时,巫支祁那些敢于打上萧石竹战船上的妖兵们,已经尽数被灭。而他的战船也只剩下两艘,其他的都已被火炮击沉。

    这两艘剩下的战船赶忙调转船头,朝着岛屿那边落荒而逃。因为是顺风,一眨眼的功夫,这两艘战船便逃出了萧石竹的火炮攻击范围。

    “大哥怎么办?”陆吾见状,赶忙急声问到:“我们的火炮射击不到了啊。”。

    “把水晶棱镜搬出来。”萧石竹一声大喊。这是他为巫支祁准备的,另一份大礼。

    随即军士们从船舱中,搬出不少磨盘大小的水晶。这些水晶被打磨加工成了椭圆形,中央部分比边缘厚。

    军士们按萧石竹的要求,把这些水晶面朝敌船。身后西面升起的阴日散发出的阳光照射了过来,通过水晶镜聚集,化为一道道光束朝着前方东面射出,纷纷直指巫支祁的战船上的每一个角落。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那两艘战船便再次四面起火。火借风势,越烧越旺,妖兵们鬼叫连连,而萧石竹的士兵们则欢呼不已,大叫神奇。就连英招和陆吾等妖魂,也对萧石竹再次头来了钦佩的目光。

    那两艘战船在距离岛屿不到百丈时,便被烧沉了。至此,巫支祁的三十几艘战船,尽数全灭。

    “全军出击!”萧石竹站到船头,抽出自己腰间的灭月剑,一指前方东面,朗声大喊道:“有不识时务胆敢抵抗者,格杀勿论!”。

    到了正午时分,巫支祁已经测底完败。

    在萧石竹的闪电空袭和水雷虎蹲炮配合战术攻击下,短短的几个时辰里,曾经纵横瞑海的瞑海一霸已不复存在。

    三十多艘战船尽数沉没不说,手下将军也全部战死,五万小喽啰们如今只活着大约三千,还多是缺腿少手的伤兵,却也被萧石竹的手下尽数俘虏。

    萧石竹登上了三星岛,看着那些被血染红的白色沙滩,以及沙滩上横七竖八的尸骨,眼中浮现了丝丝不忍。

    第一次经历战争的他,多少有点不适的同时,双手不禁的颤抖着。脸上没有胜利带来的喜悦,有的只是对死者的怜悯。

    英招和陆吾走了过来,站到他身边后拍拍他的肩头,问到:“大哥,你没事吧?”。

    萧石竹微微摇头,道:“没事。”。

    就在此时,一个士兵朝他飞奔而来,在他身前单膝跪下后,抱拳道:“将军不好了,我们在港口那边发现了巫支祁的铠甲和鬼头刀,但是就是还不见魂死不见尸的,怕是跑了。”。

    “不可能。羽民们都在空中巡视,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萧石竹一怔,接着用肯定语气说到:“快让人再次搜索岛上的每一个角落,说不定这丫多在哪儿呢。”。

    “是。”士兵应了一声,站起身来。

    “等会。”萧石竹脑中回想着士兵的那句话,突然眼前一亮,赶忙叫住转身离去的士兵,道:“带我去看看俘虏们。”。

    士兵带着他来到了沙滩的另一头,就见那些俘虏们被军士们团团围住,皆是微微颤抖着,抱头蹲在地上。

    萧石竹环视了一圈后,下了个莫名其妙的命令:“轻伤者出列。”。话音方落,他的手下们便呵斥:“耳朵聋了吗?”,纷纷用枪柄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俘虏们背上头上砸了过去。

    在威逼恐吓下,片刻后三百多个轻伤俘虏便已出列,别压倒了萧石竹身前。

    萧石竹犀利的目光在他们身上一一扫过,反复多次后,目光落在了最后一排俘虏右边末端处,那只青毛猴妖身上,肯定的说到:“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