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026】牺牲
    阿福和菩提,在经历了这么多惊愕后,已是无力惊讶了。萧石竹说的一字不差,反而让他们感觉自己的密谋好像是被这家伙都看在眼里一样,心头不由自主的一紧。

    他们怎么能想到,从细节里发现问题是萧石竹的专长。

    两个人魂在相视一望后,阿福摘下了自己的面罩。然后直视着萧石竹,镇定地道:“如今鬼母病危,命不久矣。小兄弟不妨改改你见色忘义的毛病,和我们一起反了他娘  的。”。之前停留在眼中的不可思议之色,已是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丝贪婪。

    “只要拿到嗜魂伞,献给鬼王后,我便是鬼王妃,届时我父亲也能被尊为国丈。”菩提突然嫣然一笑,对萧石竹抛着媚眼柔声细语道:“放我们走,你要多少美女,都可以给你。”。

    “美女谁不喜欢啊。”萧石竹闻言咽了咽口水,稍加思忖后面露难为之色,用惋惜的口吻说到:“不过我还是喜欢我家的鬼母姐姐,对不起。”。说着起身给阿福和菩提来了个九十度的鞠躬。

    “大人,你怎么能给两个反贼鞠躬呢?”望闻问切四大高手见状,急得大喊起来。

    “笨蛋,这是为他们送行。”萧石竹直起腰来,转头对他们笑骂道:“祝他们死好!”。

    “死?”阿福环视四周,见禁军虽多却也没几个高手,脱身还是不难后便冷哼一声,道:“死的是你。”。话音方起,整个身子便如离弦之箭一般,朝着萧石竹扑了过来。

    距离萧石竹不过半丈时,他右手虚幻一下,眨眼间功夫,他手中便凭空多了一柄短刀。萧石竹还没来得及开枪自保,便见自己身前有道黑影闪过,紧接着就见金刚站到了他的身前,毫不犹豫抽出自己腰间直背刀,挡住了阿福的一击。

    两把兵刃一碰之下发出“铛”的一声脆响,登时迸射出点点火花。

    两人的兵刃抵在一起,互不退让,金刚一声怒喝:“望闻问切,保护大人!”。那所谓的四大高手得令应了一声,随即把萧石竹围在中间。

    “别挡着我看好戏啊!”萧石竹趴在魏甚么的肩膀上,翘首往前张望,毫无半丝半豪的紧张感,反而面带兴奋。

    “女儿,快跑!”本还临危不乱的阿福,手持短刀和金刚对峙着,同时对身后愣在原地,有点不知所措的菩提急声大喊道:“逃啊!”。

    菩提闻言才反应过来,浑身一颤后,便足尖点地飞掠出洞壑,然后在洞外落地,又是一个足尖点地,展开双臂来了个鹞子翻身旋转着往空中而去。众将士见状,也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吗?”萧石竹仰头呆望着飞起来的菩提。要不是被望闻问切围住,空间太小,他一定会手舞足蹈起来。

    只见菩提的身子如螺旋桨一般旋转着上升到离地一丈时,万象宫那边突然有一个身影朝着她快速的飞掠而去,在半空中留下道道红色残影。

    不等萧石竹拍手叫好,那个红色的身影已经欺身到菩提身边;惊恐在菩提眼中一闪而逝时,随即嘴中也发出一声闷哼。接着整个人如断线风筝一般,从空中缓缓旋转着落了下来,重重地砸在地上来了个仰面朝天。

    尘埃扬起时,菩提喉咙一甜,吐出一口鲜血来。

    萧石竹探头往前一看,但见菩提的胸口处赫然多了一个边缘发黑的血手印,丝丝白气正从那手印中升腾而起。

    而躺在地上想爬起来,却努力几次都没成功的菩提,紧蹙眉头,嘴唇脸颊瞬间惨白,额上不断迸沁出冷汗,眼中除了惊惧和费解之外,还有几丝痛苦。随着她的闷哼,嘴角又流出几丝鲜血来。

    她努力张了张唇,仰视着悬浮于头顶那个红色的身影,气若游丝地道:“怎么可能?”。

    而菩提仆一落地,阿福便是心头一紧分了神。身经百战的金刚瞅准这个机会,不假思索的收回直背刀,然后对准了他右手腕一刀斩去。刀光一闪在阿福手腕上划过一个弧后,他右手手掌被金刚的直背刀一刀斩下。

    他还没来得及疼得倒吸冷气,金刚的刀已经架到了他的脖颈上,刀口直抵他的肌肤上。

    “我给你吃的,给你喝的,给你穿的。”那个红色的身影悬空在半空,俯视着躺在地上菩提,冷冷说到:“你居然还要背叛我!”。众军士定睛一看,此人不是鬼母,还能是谁?

    除了萧石竹外,其他鬼皆是一愣。那些禁军在呆若木鸡片刻后,露出喜出望外之情,接着他们纷纷对着鬼母单膝跪下,垂首齐声高呼道:“吾主威武!”。显然他们刚才的那一愣,也是猜不出本就昏迷不醒的鬼母,怎么突然来了。

    “众将士辛苦。”鬼母说着双臂平身如鸿雁一般,从空中缓缓了下。

    她站到菩提身边背对着对方衣袍无风自鼓,猎猎作响。她也没有回头,只是缓缓开口对菩提问到:“消魂掌的滋味如何?五脏俱焚的感觉如何?”。往日在她眉宇间的柔情和妩媚早已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睥睨天下的霸气。

    接着她一甩右手袖袍,将右臂轻抱与自己小腹处,左手一指身后半死不活的菩提,环视四周对众军士朗声道:“记住,这就是背叛本王的下场!”。

    “我等誓死效忠鬼母,鬼母万岁!吾主威武!”众军士又齐声大吼到。

    “很好。”鬼母很满意的点点头后,对金刚下令道:“将阿福拖出宫门斩首后,速速带人把他的香料店查抄,所以反贼就地正法,一个不留!”。

    “是!”金刚方才应声,就见菩提身上胸口那个血手印裂开,一道道幽蓝色磷火一般的火焰,从裂开的缝隙下肌肤中破皮而出,朝着她身上每一寸肌肤疾射而去。瞬间,菩提浑身便被蓝色的火焰包裹了起来。

    “啊!”刹那间已成火人的菩提,鬼哭狼嚎一般疼叫起来。她想打滚来扑灭火焰,却浑身无力,只能把最后的力气用在了双臂手掌上,使劲让自己十指抠入手下土石之中。

    “菩提!”已经被金刚按住跪在地上的阿福,顿时声泪俱下。他伸着左手对着菩提那边空抓几下,使劲挪动膝盖;却因为被金刚死死按住的关系,身子始终没能前进半寸。

    一个父亲,就如此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整个身子在烈焰的吞噬下,缓缓化为了灰烬。片刻后,火焰熄灭;夜风徐徐,又将那些还带着余温的灰烬卷起,飘向空中后,洋洋洒洒的落了下来。

    “是你害了她,你还有脸哭!”萧石竹瞪着泪流满面的阿福,厉声呵斥道:“你不带着她来做间谍,她可以好好活下去的;你就没能尽到一个父亲该尽的责任。”。说话间,攥紧双拳后一个箭步上前,站到了阿福身前,高高的举起拳头,就要揍阿福。

    可踌躇半晌,他还是慢慢放下了拳头。萧石竹觉得一个人渣,不值得自己动手后,对着阿福脸上啐了一口吐沫,退到了一边。

    “为什么?”稍微冷静了一点阿福,偏头瞥了一眼沉默着的鬼母,喘着粗气沉声问到:“你会在这!你不是该昏迷了吗?”。

    “那是我的计!”鬼母懒得搭话,萧石竹则对他说到:“魏老听到你们对话后,我就知道你们不会再露马脚了。要想打开这个僵局,除非我或者鬼母死了,才能让你们放下戒备心。可我死了就没人抓你们了,而鬼母自然也不能真死,所以我和她联合太医们,为鬼母国的全国鬼民演了一场病危的戏。”。

    “鬼母一旦病危,看到希望的你们自然会有所行动,而你们的目标是嗜魂伞,所以我们提前把伞给掉包了。前些日我入宫,和鬼母商议的就是此事,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我们还上演了一场争吵,而在殿外的菩提只听到鬼母对我的呵斥,信以为真我是为了贪图美色和权利进宫的,自然没有防备。也不会把鬼母病危的事情,与我联系在一起;当鬼母昏迷,你们自然会觉得她反正活不了了,铤而走险是值得的,自然就中计了。”萧石竹很是平静的把这番话说完后,抬头看着星空微叹一声,又补充了一句:“作为一个父亲,为了一个国丈的虚名而让自己的女儿涉险,你真该被千刀万剐!”。

    “该死的是你!”他话音方落,阿福已是额上青筋直冒,使出浑身力气挣脱了金刚的束缚,一跃而起朝着萧石竹扑了过去;嘴里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吼叫:“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坏我们的好事,把菩提给害死了。”。

    他突然发难,猝不及防下金刚也是猛然呆在了原地,等他反应过来时,阿福距离萧石竹不过几尺距离。只见他左手一翻,一把短刀又从他袖中滑落。

    刀柄划入他的掌心,只见他五指一捏,准确无误的抓住那柄短刀的刀柄后,把刀尖直指萧石竹左胸胸口。

    而萧石竹的连珠铳在鬼母来后,已经收入怀中,此时再去掏已经来不及了。眼看自己就要殒命,萧石竹索性缓缓闭上眼,脸上浮现了一丝大义凛然,视死如归之色。已经做好牺牲准备的他,在心里默默说道:“到此为止了吗?我也真是醉了,多管闲事干嘛?管的我自己命都没了。什么时候开始,我萧爷也会为人舍命了,真可笑。这应该算是,冲冠一怒为红颜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