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变数(三更)
    白衣女子对男子的话充耳不闻,只一遍又一遍的将三枚铜钱抛与地上,再拾起,再抛,再拾……

    反反复复,似永远不会厌倦。

    中年男子对她这样的态度并不意外,毕竟这六年,他每次来这里看到的都是这样一个画面。

    然而这次他却没像往常那样直接拂袖而去,反而走到女子前面。

    看着女子那布满狰狞疤痕的脸,叹息一声道:“六年了,姬洛,你还是这般执迷不悟。”

    姬洛拾铜板的手一顿,很快又继续着方才的动作。

    “你可还记得十八年前你卜的最后那一卦,紫微星亮,真龙出。”

    中年男子似乎也没指望她会回答自己,蹲下身与之平视,像老友闲聊那般继续道:“如今十八年过去,要不了多久,三国对峙的局面就会被打破。

    而真龙最终会一统天下,到时候我们天机谷将会重新站到世人面前,如同先辈那般,成为人人敬仰的存在。”

    说罢中年男子眼中已经迸发出炽热的光,满目皆是疯狂。

    然而姬洛依旧置若罔闻,甚至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中年男子被她这模样气到,忽而伸手穿过铁笼一把扣住姬洛的下巴,迫使着她抬起头,很是惋惜的摇了摇头:“可惜那些都与你无关了,你说我们青梅竹马一同长大,你为何就要爱上别人呢?”

    说话的同时他的手指还不断的摩砂着姬洛脸上纵横交错,新旧不一的疤痕。

    不知想到什么,他手一个用力将人甩开,腾的站起身,表情变得狰狞起来,咬牙切齿道:“为了那男子,身为谷主,你不顾祖训,叛离出谷。

    若是那男子是个好的也罢,可你看看自己如今落得个何等下场。

    姬洛,你悔吗?”

    天机谷祖训,不得与皇室之人牵扯;谷主必须与大祭司结为连理诞下下一任谷主。

    两条,她都犯了。

    悔吗?

    姬洛也曾无数次问过自己,可是一想到那个软软糯糯的小小人儿,她知道,自己是不后悔的。

    哪怕那个人负了她,她亦是不悔的。

    姬洛将散落在地的铜钱一枚一枚捡起,重新端坐好,一如中年男子刚进来时看到的模样。

    男子看他这副作态,冷笑一声:“我今日就是想来告诉你一声,吴国已经在真龙的掌控之中。

    下一个就是大夏,然后是轩辕国,这两个国家,你应当都不陌生吧?”

    言闭中年男子也不再多说,拂袖而去。

    身后响起石门重新关上的声音,石室中陷入黑暗,只有依稀的月光透过山顶的洞口照射下来。

    姬洛缓缓抬头看向夜空,忽而唇角勾起一抹弧度,声音沙哑的开口:“六年了,原来已经过去十六年了吗?”

    话落的同时一滴清泪至她眼角划落。

    良久,她伸手抹去那滴泪,看着手中那三枚铜板,嘲讽一笑。

    十八年前那一卦是她在谷中卜的最后一卦不错,逃离之时她也确实曾起誓不会再起卦。

    可惜他们都低估了一个做母亲的心。

    只要能保护自己的孩子,违背誓言,受到惩罚又有何惧。

    然而就是那一卦,她发现了一个变数。

    这个变数,注定了这些人不会如愿。

    她等着,等着这些人将天机谷带向灭亡……

    一座两层竹楼内,一美貌妇人坐在梳妆台前任由婢女为其通发。

    看着镜中容颜不改,芳华依旧的自己,她轻启唇瓣开口问:“大祭司又去那边了?”

    “是,弟子看到大祭司刚从里面出来。”站在一旁的白衣少女答。

    “哐当”一声,妇人将一把匕首丢到梳妆台上:“去吧,老规矩,三刀,这次记得划深点。”

    说完妇人伸手抚上自己的脸颊。

    她的声音温温柔柔的,脸上还带着笑,然而说出的话却恶毒至极。

    白衣少女一点也不意外的拿起匕首,拱了拱手离开,熟门熟路的往禁地而去。

    ……

    沈易佳和宋璟辰两人回到悬崖上面时天已经黑了,上面的二人一虎看到他们回来都松了口气。

    团子更是不知道从哪里叼来了一只野鸡,放到沈易佳脚边,又亲昵的蹭了蹭她的腿。

    讨好的意味不要太明显。

    沈易佳: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吗?才离开半天就变得这么殷勤,要知道以往这种待遇只有美人相公才有的。

    团子才不管她如何想的,蹭完又屁颠屁颠的走了。

    过了一刻钟才回来,这次还叼回来一头野猪幼崽。

    “它这是抽了哪门子风?”沈易佳好奇问。

    三万默:“晌午没吃饱吧。”

    两个主子下了悬崖一直没回来,他们又不知道什么个情况,也不敢下去寻。

    只要少夫人不在,墨鸢根本不会动手做吃食,他烤的肉团子又嫌难吃,所以……

    沈易佳翻了个白眼,感情这团子讨好自己,就是想美人相公给它烤肉吃?

    这心机虎总算知道这个家里谁的地位最高了,看样子这几天她的独食没白吃,不容易啊!

    “这附近哪里有水源?”宋璟辰开口问。

    肉干快被沈易佳吃完了,刚好可以趁这次多做一些。

    三万:“属下在这附近找到了个山洞,洞里有个潜潭。”

    宋璟辰点了点头让三万带路。

    这个山洞与他们之前过夜的不一样,里面竟然有一个石板床,角落还扣着几个瓦罐。

    可以看出曾经有人在这里生活过,只不过应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因为不管是石板床还是瓦罐,上面都布了一层厚厚的灰。

    火堆燃起将山洞照亮,宋璟辰环视一圈道:“晚上就在这里休息一晚。”

    转而又吩咐三万跟着团子去多寻些猎物来。

    等墨鸢将那野鸡和野猪清理好,沈易佳也将那几个瓦罐洗好了。

    宋璟辰用瓦罐炖了个野鸡汤便不再动手。

    急得带着三万回来的团子绕着那些剩下的猎物转圈圈。

    沈易佳美滋滋的与宋璟辰一起喝着野鸡汤,被它这模样逗得笑到不行:“墨鸢,你给它多烤些肉。”

    美人相公做的,当然只有自己能吃啦。

    等大家吃饱喝足,宋璟辰才着手将剩下的肉做成肉干。

    一夜无话,翌日一早几人便开始动身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