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左道江湖 > 38.别人间
    隔着十几丈,声音清晰入耳,传得老远,让马车中也是一阵骚动,张小虎更是握紧拳头,警惕的运起体内奔雷劲真气。

    眼前这人,不好惹。

    更让人啧啧称奇的是,这以往行事冷漠的剑君,在江湖中,居然还真的有故人?

    而在马车中,正在安抚父母的刘卓然听到那声音,便抬起头来,他此时已换上干净衣服,头发也重新扎起,束成马尾垂在身后。

    他欲外出一见,却被老泪横流的母亲死死握住手腕。

    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刘家老夫人,是真的担心自己宝贝儿子今晚遇了不幸。

    哪怕刘卓然常年在蓬莱修行,久不归家,与家中亲人生分的很。

    但养育之恩,却是无论如何也抹不掉的。

    “母亲放心。”

    刘卓然深吸了一口气,他握住母亲双手,轻声说:

    “那确实是一位...故人,并不是坏人。”

    见一向淡漠的儿子,如此温和说话,刘家老夫人的泪水又淌了下来。

    待刘卓然离开马车后,老夫人抽了抽鼻子,对身边丈夫,也就是刘卓然生父说:

    “我儿此番遭了难,却也不像是坏事,看他现在样子,我儿确实比之前那冷漠姿态,倒是更像个大活人了。”

    刘父没有回答。

    他年轻时,也在南海剑派是管事身份,是见过世面的。

    这会手里握着一把剑,一边安抚老妻,往马车外眺望,一边捻着胡须说:

    “确实如此,唉,早年间,让那蓬莱人带走卓然,那时你我为我儿前程高兴,但现在看来,真不是好事。

    唉,我刘家遭难,所幸家人安全,若是卓然就此能安稳度日,倒也真不求其他多想了。”

    车队之外,刘卓然下了车。

    他身中奇毒,体内又有红尘蛊作祟,让他虚弱非常,若老人一般,只能拄着手杖前行。

    在张小虎的护卫下,他走到那公子身前,又看了看月下林中,那里还有些尸体遍布。

    再看那些尸体的衣着,应该也是泉州本地的帮派人士,还有些城狐社鼠一类的下九流,浪荡子。

    “谢花青兄出手相助。”

    刘卓然被张小虎搀扶着,拱手对眼前公子行礼。

    那公子,赫然就是当初离了齐鲁,便不知所踪的昆仑仙池传人花青。

    “我早就与你说过,你那蓬莱师门里,就没有好人。”

    花青看着以往风姿卓绝的剑君,今日还得靠手杖行走,心中也是戚戚。

    他合起折扇,带着质问,对刘卓然说:

    “你我与苏州初次相遇时,你还说我心怀叵测,说我昆仑仙池对你蓬莱有妒忌之意,现在呢?

    现在可曾明白了?”

    刘卓然默然不语。

    尽管被逐出师门,但对师父东灵君的感情还在,哪怕师徒两人,都是淡漠之人,但此时,要他说蓬莱没好人。

    这话他实在是说不出来。

    花青见刘卓然不回答,他呵呵笑了两声,换了话题说到:

    “刘兄遭了难,倒是比以往接地气了些,现在还懂得谢人了,真是难得。”

    花青压低声音,说:

    “你蓬莱有秘密,我不知你知不知道,但眼下不是说话的时候,现在让你说,你也肯定不愿说的。

    我来此,是为护你家人,让你再无后顾之忧。

    我只问你,你身上的毒,能解吗?”

    “能。”

    刘卓然苦笑一声,说:

    “那人苦心谋划,废了我武艺,却也给了我解救之法,齐鲁之地,有药王传人,可解奇毒。”

    “那就去!”

    花青扬了扬手中扇子,对刘卓然说:

    “你家人,我自会护送到南海去,你和这位兄弟去齐鲁寻医问药,待事情完毕后,我再去找你。

    只是那时,你便要对我知无不言!

    你可愿意?”

    刘卓然没有立刻回答。

    他思索片刻,又看了看花青,他说:

    “花青兄,你老实告诉我,昆仑仙池派你下山游历,是不是就为了刺探蓬莱消息?”

    “不是。”

    花青一口否认,他说:

    “只是我心中有疑问罢了,年少时,曾听一位长辈说过蓬莱密事,大家都是仙门弟子,我便有心探查一二。

    若是真和仙路相关
38.别人间(第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