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怪我生得太美艳 > 172游轮宴会上的交易(4000字)
    下半夜。

    姜宴赫从包厢里出来,男人一面走一面整理松垮的衣衫。

    卡洛琳倚在墙壁上,慵懒地点着根香烟,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个表情。

    比如舒爽、怡然、愉悦。

    “姜先生看起来心情很好。”卡洛琳给他递了根烟。

    “不抽烟。”

    女人挑了下眉,将香烟收了回来,“少见。”

    “她不喜欢闻烟味儿,在京城那会儿戒掉了。”

    卡洛琳看着姜宴赫,越看他越觉得他脸上写着两个字:“情种。”

    “不是来瑞典一见钟情,跟gloria在京城就认识了?”

    “前女友。”姜宴赫说。

    “怎么会变成前女友呢?你不给力。”

    姜宴赫:“这张嘴不会说话,把她变成前任了。如今再想追回来,没那么简单。”

    卡洛琳随着姜宴赫一道离开,前后进了电梯。

    “我可以帮你运输货物,但是必须在你收到结账尾款前,把柳如烟弄我户口本上。”

    卡洛琳与他隔了一步,女人需要抬头才能注视他。

    她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似笑非笑:“美人乡的能力挺大,一个夜晚就能让你出卖自己。”

    “男人争权夺利目的只有两个,一是地位,二是女人。”

    “你到底需不需要我帮你运货?”姜宴赫低头看她。

    “要,当然要,没有姜先生的帮助,我在瑞典寸步难行,你们的人太厉害了。”

    卡洛琳深吸了一口烟,吐了个烟圈。

    “这样吧,我先去跟底下的人商讨一下交易的时间和地点,再行告诉你可以吗?”

    “可以。”姜宴赫思考了几秒钟,“我提前告诉你,威尔森向国际方面寻求了帮助。”

    “这个月底之前我抓不到人,国际方就会派人驻守瑞典,到时候我一个人就没办法做你的保护罩了。”

    电梯“叮”地一声到了负二楼停车场。

    卡洛琳掐灭了烟头。

    女人脸色明显没有之前好看了,她应了声“嗯”,“我会尽快安排好。”

    姜宴赫后一步走出去,从她身旁走过,径直走向自己的车,“我需要的不是你的货物安排,而是你妹妹。”

    “你放心,我是一个具有诚信的商人。”

    望着姜宴赫的车子离开,卡洛琳才上了车。

    她拨了卡尔文的电话:“有查到gloria和姜宴赫在京城的过往吗?照片、视频、音频?”

    “姐姐,一切资料都发到你的邮箱了。”对方回答。

    卡洛琳打开电脑私人邮件。

    点了新的未读信封。

    里面的照片都标注了日期,姜宴赫与gloria同框出现的照片差不多都是一年前的。

    沙滩踏浪、电影院看情侣场、夜市摊打气球等等。

    姜宴赫还有一部分单人照,看场景应该是在伦敦,似乎是找人。

    “小姐,我们现在要联系王兴吗?”

    “不联系。”

    助理不太明白,“小姐,姜先生既然愿意协助我们,咱们应当早些把货物给到王兴。”

    “宜早不宜迟,万一日后发生变故,这批货可能就给不出去了。”

    卡洛琳再次重申,“让他在瑞典好好藏着,暂时不联系他。”

    王兴被姜宴赫盯了大半年,到了瑞典后还牵连到了她卡洛琳,她当然知道要尽快把货物给出去。

    可是,她不相信姜宴赫。

    准确来说,她不相信一个身披制服的男人能够因为一个女人出卖自己,背弃理念和信仰。

    她不相信姜宴赫会对gloria有这么深的感情。

    男人都是好色之徒,没几个有真心。

    -

    与此同时,黑色的宾利慕尚车内。

    林智在开车,周青坐在副驾驶座上。

    行车途中,林智不止一次地往车内后视镜去看后车座上的姜宴赫。

    他太好奇了,“姜局,您跟卡洛琳一起离开的四五个小时,去了哪里呀?”

    “我发现您消失不见的时候,gloria小姐也不见了。”

    人天生就具有吃瓜的能力。

    好奇和八卦是每个人的本性,不分男女。

    周青:“姜局,您该不会是跟gloria小姐泛舟湖上,单独聊悄悄话吧?”

    “胡说!姜局是那么沉迷美色的人吗?咱们是正常来赴宴的,又不是来看美女的。”林智说。

    周青立马更正:“对哦,世界上谁都会被美女迷了眼,只有姜局坐怀不乱,绝对不会。”

    “是滴,上次在瑞典大厦放走身上带有追踪器的gloria小姐,力保她不是嫌疑人的姜局是后面坐着的那位吗?”

    周青即刻附和,“好像是吧,我不清楚哎。”

    两人一人一句,像黑白双旦唱戏曲一样你说我唱,调侃姜宴赫。

    坐在后车座上的姜宴赫索性给他们两来了一句,“我进入威廉家做女婿怎么样?”

    林智眼睛一瞪,副驾驶座的周青立马转过头。

    “姜局你认真的啊?”周青又问,“那卡洛琳是gloria的姐姐,咱们还抓不抓她?”

    “娶了gloria,我跟他们就是一家人了,还抓什么?”

    林智差点忘了自己在开车,本能扭过头去看后方说话的人。

    都不敢相信这话是姜宴赫说的。

    林智学着姜宴赫的口吻,对他进行说教:“姜局,你娶了gloria小姐,gloria也不一定是你的。”

    “但只要你足够热爱你的事业,你的事业一定是你的,我们的目标是建设祖国。”

    “你想啊,gloria小姐今年好像才二十三,你都快三十了。世界上不缺比你好看的男人,说不准她婚后就爱上别人。”

    “到时候姜局你人财两空,既没了老婆,也没了事业,祖国也不要你了。”

    周青连连点头,“姜局,不要便宜了任何一个女孩子,自己一个人孤独终老不好吗?”

    “等您老了,我和林智陪您一起去养老院,我们每天推着轮椅上的您去晒太阳,让您看我和林智跟别的小老太太跳舞。”

    林智与周青对视一眼,狂笑出声。

    以前姜宴赫就用这种句子嘲笑他们两单身,如今终于逮到机会报复了。

    姜宴赫无语:“……”

    -

    三天后,天气晴朗。

    威廉庄园内。

    柳如烟抱着颜颜在院中晒太阳,刚见完客的老威廉拄着拐杖进了院子。

    老人拿着一个小铃铛,“叮叮当当”地逗孩子开心。

    “颜颜真乖,长大了肯定是咱们威廉家顶漂亮的小公主奥。”

    “看这里,小铛铛。”

    英气了一辈子的老人,提着铃铛说着叠词逗小孩。

    反差很大,像个老小孩。

    小橙从屋内出来,往柳如烟身旁走,“姐,卡洛琳姐姐打电话过来,说是下午会送设计好的衣服过来。”

    “还有,她得了几张《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歌剧票,邀请你明天晚上去听。”

    “谢谢她送的衣服,关于歌剧你回复她,我想看自己会去看。”

    小橙“哦”了一声。

    她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自那日演奏宴会结束后,柳如烟与卡洛琳的关系一落千丈。

    她转身折回客厅,去回复电话了。

    老威廉在木椅上坐下,将颜颜抱到自己怀里,“跟卡洛琳闹矛盾了?”

    “谈不上闹矛盾,只觉得信错了人。”

    卡洛琳口口声声说爱她,细节和行动也彰显着对她这个小妹的宠爱。

    但是她可以为了利益牺牲她。

    若这次追查她的人不是姜宴赫,那天晚上的演奏会包厢里,她柳如烟就没那么好过关了。

    “你们年龄相差大,我说过她不适合你。”老威廉说。

    柳如烟转过头,“您对卡洛琳私底下做的事情,应该了解一些吧?”

    “有耳闻,不太清楚。”老威廉又说,“他们的事情我都不管,无论做了什么,只要不牵连整个家族。”

    “您是默认赞同她做那些事吗?”

    “她早就不受控了。”老威廉仔细回忆了一番。

    “应该是在她三十几岁那年,抓到华森在外包养情人,并打算跟情人移民别国,她就不正常了。”

    “当年华森被私密处决,就是她制造的假证据,给华森扣上一顶叛国的帽子。”

    “她一直在追查华森情妇的下落,要把对方赶尽杀绝。”

    “手段狠,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老威廉评价了卡洛琳。

    老威廉的话与卡洛琳的说词完全不一样。

    相比卡洛琳,柳如烟更相信老威廉。此刻,她才发现,卡洛琳又对她撒了谎。

    什么为了延续华森的事业都是借口。

    心有不甘,不满自己被丈夫背叛,导致精神扭曲。

    “您从来没干涉过她吗?”

    “牵连太广,无法干涉。”

    老威廉换了一个话题,“这周五有一个轮船宴会,基本是瑞典圈子里的名媛精英聚会。”

    “你也去参加,带着小橙一起去,你们两好好玩,我在家里照顾颜颜。”

    老人总给她安排一些聚会,想让柳如烟更早地融入他们的生活圈。

    适应了三五个月,柳如烟很多观念都改变了。

    她点点头,“嗯,您帮我挑一件礼服,到时候我穿着参加。”

    “你穿任何礼服都很漂亮,进入人群也是最亮眼的。所有人反馈给我对你的评价,都是如此。”

    “是吗?”柳如烟笑着。

    “当然。”老威廉跟她示意了午后的阳光,“比阳光更耀眼。”

    柳如烟笑起来眉眼如画,她说:“我也这么觉得。”

    -

    入夜。

    姜宴赫站在窗前,接通了卡洛琳的电话。

    “亲爱的,我这边打算周五进行货物交易,地点就在伊丽莎白号游轮上。”

    “那天晚上会有一场圈子里的聚会,你只需要帮我把轮船上清理干净,让王兴顺利拿货走人。”

    “具体时间。”姜宴赫问。

    “待定,要看现场的宴会进行情况。”卡洛琳又说,“到时候王兴拿了货,会有小游艇在游轮下接应他。”

    姜宴赫答应了:“好。”

    对于他的回应,卡洛琳过了几秒钟后笑着与他开玩笑:“姜先生,您应该不会给我下圈套的对吗?”

    “摸清我们的交易时间和地点,到时候对我们一网打尽,应该不会吧?”

    “你觉得呢?”

    “我猜不准。”卡洛琳笑道。

    通话有片刻的沉寂,双方都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卡洛琳才缓解尴尬,“我只要收到资金,就会把gloria送给你,说到做到。”

    “合作愉快。”姜宴赫回答。

    -

    周五,维多利亚海港。

    伊丽莎白号灯火通明,停靠在港口。

    复古的林肯低调停在海湾,司机下车打开后车座的门。

    小橙先出来,柳如烟随后。

    “姐,我还没见过这么大的游轮。上次你跟老先生去参加游轮酒宴,有这个大吗?”

    “比这个还大一些。”

    柳如烟牵着小橙的手,在服务生的带领下往游轮走去。

    进了游轮宴会厅,小橙就光顾着去参观了。

    柳如烟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端着杯香槟,慵懒地看窗外的夜景。

    “gloria?”

    “您好。”柳如烟侧目,礼貌与来的人打招呼。

    围过来的人渐渐增多,原本她坐的地方比较偏僻,随着众人落座,她就成了中心。

    -

    甲板上。

    “姜局,威尔森先生那边已经部署好了整个海岸,王兴一定逃不掉。”

    “今晚就看谁来跟他接头,咱们就可以把他们一网打尽。”林智说道。

    姜宴赫走在前,耳返里周青的声音响起:“姜局,发现王兴的踪迹,他在船舱末尾。”

    “有人与他说了话,他正穿过最后一节的餐厅船舱,往宴会厅旁边的酒舱去了。”

    “你先跟着他。”姜宴赫吩咐。

    就在姜宴赫打算对林智吩咐事项的时候,远处游轮端头爆出来一道呼喊:“有人落水了!”

    “有人落水了!快救人!”

    轮船行驶的速度不慢,掉入大海很容易被卷进轮船机动船桨。

    “听说是威廉家的小小姐,老威廉的爱女。”

    “好像是失足落水。”

    “甲板距离海面这么高,谁敢跳下去救人?只能等救援队。”

    “救援人员为什么还没来!”

    只是听到“威廉家”这几个字,林智本能转头去看姜宴赫。

    一秒钟前还在他身前的姜宴赫,此刻已经跑入了人群,正往甲板最端头冲去。

    同一时刻,林智耳返里传来姜宴赫的命令声:“救人。”

    与此同时,宴会厅内也传来“威廉家小姐”落水的消息。

    柳如烟立马起身往船舱外的甲板跑去。

    今晚威廉家就来了两位,一个是她柳如烟,另一个就是小橙。

    “谁落水了?”

    “好像是gloria小姐。”

    “已经落水半分钟了,救援队还没过来。”

    柳如烟推开人群往前跑,就在她即将跑到最前端甲板处时,姜宴赫的身影呼啸从她眼前冲过。

    男人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在众人的“似乎是gloria小姐”落水的声音里,一跃而下。

    坠入海平面。

    “姜宴赫!”

    柳如烟冲上前,本能伸手去拉他。

    抓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