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我不是个坏女生 > 第125章 噩梦压身……
    不知什么时候,班主任孙钰峰竟然站到了荆晓灵的身后。

    荆晓灵低着头,却可以将对方黑黑的影子看得十分清楚。她甚至能感觉到,对方的双手,突然压在她的肩膀上,死沉死沉的。

    荆晓灵很想挣脱,但是,她又不敢。因为,她实在想象不到,接下来,自己还会面临怎样的惩罚……

    就算是,她想要摆脱对方的钳制,她就像是中了诡魅的定身术一般,僵硬的身体,腿脚麻得冰凉,戳在原地,动弹不得。

    最近……自己到底是做过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了吗?真的,荆晓灵完全想不起来了。

    这个问题,甚至好像是要比一道暂时无法解开的数学作业题,还要难上千倍万倍似的呢!

    荆晓灵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小脑壳疼。似乎是,有人在狠狠地拽着自己的头发似的。

    难道,班主任孙钰峰知道了,寒假里,她一直寄宿在棘子成的家里?可是,她和棘子成的关系,一向都是清清楚楚的!没有任何过分的举动。

    难道,是孙钰峰已经知道了,她想投票给棘子成当学习委员、只是为了报答她对于棘子成这些日子收留自己的感激之恩?可是,就算是这样,她有什么错呢!

    难道,班主任到现在才知道,这几年来,她一直在偷偷地喜欢着棘子成?

    “殴打同学、咬伤老师、上课睡觉、自习逃课、抄袭作业……这些旧‘案底’,咱们不翻了吧。”

    “好的,孙老师!别翻了……”荆晓灵搭了一句,以为对方可以放过自己了。

    可是,就听到班主任孙钰峰继续说道:“就咱们再说说,上一次的期末考试,你又是倒数第一的事儿吧!怎么样啊?”

    “呃……”荆晓灵无言以对。她想要说什么,却如鲠在喉一般。

    “听你家里人说过,来到遥河小学之前,你可是你们荆村小学全校第一的水平啊。现在,你这是怎么了啊?荆晓灵……”班主任孙钰峰的声音,就好像地狱里的阎罗王一样的令人害怕。

    的确,不得不承认,从正数第一,到转学后倒数第一,荆晓灵比谁都难受!这是她最近几年最大的心病之一了。

    当遇到了学习和生活环境突变,家中发生了事故,失去了至亲之人,都会造成心理方面的极大波动、情绪方面的急速落差,性格方面可能出现明显的反转,甚至是,会颠覆一个人原本所持有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可是,班主任孙钰峰怎么就是这么喜欢往人家的伤口上再撒一把麻辣椒盐呢?

    荆晓灵的心里,很疼、很委屈,苦得却说不出来半个字。有一种比罚写、罚跑圈,更难受的,应该就是这种了吧?

    荆晓灵攥着两个拳头、咬着嘴唇,总有一处能出血吧。而,血,释放出来了,心里的抵抗和愤怒,就能减轻一点儿吧?

    现在,她很想要辩解、想要争论,然而,她却发现,自己所有想说的话,都被卡在喉咙里,怎么喊,也说不出来……

    班主任孙钰峰接着问道:“荆晓灵,我倒是想知道了你自己是怎么了?来,说说看吧!为什么自从转到我们班之后,你就不会学习了呢?还是,你对我这个班主任,有什么意见呢?”

    荆晓灵能对班主任有什么意见啊?这位孙钰峰孙老师,他可是一名获过不少奖项的年轻优秀教师啊……

    无论是公立学校,还是私立学校,在总体的学生管理和教学方式,在本质上,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答疑授业解惑者,无非是教书育人、言传身教、以德树人,这才能够称得上是“师”。

    但是,由于,困于教学目标的各项重要指标的压力,很多老师都通过需要学生们的平均成绩和升学率,来证明自己的教学实力和自己的声誉地位。

    班主任孙钰峰伸出一只沾满了粉笔灰的粗糙大手,在荆晓灵的脸上拍来拍去的:“说啊!荆晓灵,是不是,你对全校的老师,都很不满意啊?”

    荆晓灵的脸终于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没有!”

    的确,没有!

    班主任和其他科目的老师,肯定都是教得挺好的;否则,为什么,其他同学的成绩都很好、而只有她的成绩会差到“地板之下”呢?

    这两年多下来,在表面上,荆晓灵似乎是已经学会了一种“适者生存”的招数,就是要懂得“服软”、“屈服“。有时,还真的是挺管用的。

    然而,在她的内心深处里,那种倔强、绝对不肯认输的性格,可是与生俱来的。

    “既然,不是老师的问题,那就是,你自身的问题了!对不对?”班主任孙钰峰俯身问着她。

    “是!都是我的错!都是我自己,不够努力!”荆晓灵的这个答案,一定是对方最想听到的。但是,这却不是荆晓灵心底里的真话。

    她知道,自己说了违心的话;无比委屈,双眼含泪。忍着忍着,她实在忍不住,便哭出声来……

    荆晓灵下意识地想要拿出那块白色手帕、想要抹一抹眼角的泪珠,但是,她发现,自己兜里并没有带那块手绢,而且,自己脸上也没有眼泪。

    正当她感到意外的时候,班主任班主任的语气,顿时变得有些怪怪的:“看来,你已经承认是自身的问题了,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那就乖乖地留下来,认真地写份检查吧?”

    “检查?”荆晓灵瞪大了泪眼汪汪的双目,疑惑地问道。一听到“写检查”,她莫名地从心底里感觉到一股反感和紧张。

    “怎么了?荆晓灵,你又不是没写过?站在那儿,发什么呆呢?还不快着点?”班主任孙钰峰一边说着,一边他沾满了粉笔灰的脏手却落在她的胳膊上,来回地抚摸着。

    “我……我真的,不会写!”荆晓灵深深地埋着自己的头。

    “哦,对了,上一次写检查,还是在上学期呢!已经过去很久了……”班主任的嘴脸变得很是面目可憎。

    荆晓灵害怕得往后退:“是吧……对不起!我有点忘记,检讨应该怎么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