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被休后我成了侯府真千金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吴文敲登天鼓状告太子妃
    典设郎应道:“是啊,若是太子妃得宠,昨夜里太子怎么会要我们典设局重新布置寝宫,回太子的寝殿之中安歇呢?”

    谷铭便是一记窝心脚踢在了典设郎的身上。

    “你自个儿寻死,可别牵连本公公!难怪今日一早那些王妃都知晓了娘娘与太子殿下不同房的消息,原是你这狗东西就没看得起娘娘!”

    同房之事,外界定是向着掌汤沐、洒扫、铺陈之事的典设局来打听的。

    典设郎这个没眼力见的东西,怕是一开始就没将太子妃放在眼里。

    谷铭道:“来人,将他打一百大板送往掖庭宫处置!

    典设局之中的人严加拷打,若是查出来传递消息给东宫外的,一律严惩!

    若是不肯招供者,刑罚加倍!”

    典设郎连声道:“谷公公,您为了一个太子不宠的太子妃,有必要吗?”

    谷公公冷嗤一声,太子若是不宠,岂会去琢磨着如何喂侯府养得那些狼犬喂蒙汗药?

    殿中,小陆晞歪头看着乔锦娘道:“娘亲,你是不是生气了?”

    乔锦娘对着小陆晞温柔一笑道:“没有哦,娘亲没有生气,只是底下的宫人不乖。娘亲若是不装作生气,他们就不会以为犯了什么重罪。”

    小陆晞对着乔锦娘道:“谁欺负娘亲,我告诉爹爹去打他们,等我长大了,也帮娘亲去打他们!”

    乔锦娘揉了一把小陆晞的脸,“我儿真乖。”

    ……

    佟御史府上,佟盈盈见着佟璇手中的太子生辰宴的请帖满是嫉妒。

    太子生辰宴没有邀请群臣,请的是东宫之中的官员以及一些皇亲贵族公爵侯爵的人家。

    佟璇是因为周家的原因,才有的帖子。

    佟夫人见识到了佟盈盈的眼神,对着佟璇道:“把你的帖子给你姐姐!”

    佟璇道:“这是姑姑给我的。”

    佟夫人道:“太子已大婚,少不得选侧妃良娣之事就要提上议程,你姐姐的才能容貌都比你更适合入东宫。”

    佟璇轻哼了一声,将帖子扔给了佟盈盈:“也不知谁是你亲生的。”

    佟盈盈拿着帖子对着佟夫人道:“盈盈一定不会辜负嫡母的期望。”

    佟夫人缓缓一笑道:“大婚前,人人都说太子对太子妃宠爱有加。

    可大婚后,太子殿下竟然连同房都没有,可见太子婚前那些宠爱为的不过是安远侯府的权势罢了。

    佟盈盈也微微含笑道:“太子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听宫中传来的消息说,今日东宫的典设郎被杖打了一百大板,整个东宫都在查眼线。

    乔锦娘她果真是乡下来的,不懂宫中的规矩,她以为是能辖制住底下人。

    可头一日就得罪了底下服侍的内侍官员,日后岂有她的好果子吃。

    我若是入了东宫,定会握住这东宫底下的人心。”

    佟夫人赞赏着对佟盈盈点头,佟盈盈不过是出身差了些。

    太极殿之中,惠临帝和陆宸商议着明日的生辰大典。

    万国来庆,棠朝虽都办过宴席招待万国的使臣,但都没有正式得让众位使臣在一道摆宴扬我国威。

    昨日婚宴虽说都是在一道,可婚宴到底庄重,有着无数的规矩。

    是以惠临帝打算在太子的生辰上,宴请各国使臣。

    棠朝有属国好几个,南诏国,南越国,还有琉璃等一众小国。

    也有和棠朝屡次有争端的小国,西北处接壤北漠国,西南处接壤的西凉国。

    这两国国力远远比不上大棠,倒是骁勇善战从棠朝开国至今,屡有争端。

    当年安远侯府与西凉北漠的战争之中死伤无数。

    后来是当今的安远侯沙场斩首西凉国君,那一战打得北漠西凉近二十年来,都没再敢大规模地进攻过。

    惠临帝道:“西凉前来的使臣乃是他们朝中的三王爷与三公主,西凉与乔家有杀君大仇,明日难保不会惹事。”

    陆宸道:“在长安,料想他们翻不起什么风浪来。”

    惠临帝看了眼天色道:“都快到了午时了,太子妃头一日进门,是不是该孝敬公公婆婆亲手下厨呢?”

    陆宸:“……”

    惠临帝咳嗽了一声道:“民间女子嫁入夫家之后,多的是洗手作羹汤的。”

    陆宸道:“灶火熬人得很,锦娘嫁给儿臣,可不是来做厨娘的,父皇若是不嫌弃,儿臣亲自下厨给您洗手作羹汤?”

    惠临帝连道:“御膳房所做的菜也不至于这么难以下咽。”

    ……

    午后,乔锦娘哄睡了小陆晞之后,轻轻地将他放在床上。

    陆宸入内,走到她身边道:“对不住,我没有约束好底下人,你才进东宫头一日,就让你受了委屈。”

    乔锦娘道:“不委屈,只是觉得那些宫外人盯着我的一举一动恶心罢了!

    明日你的生辰可要在东宫之中大办?”

    陆宸道:“明日会在宫中大办生辰,邀万国来宾。

    婚前怕你担忧没有与你说,与安远侯府有着深仇大恨的西凉国也有使臣前来,明日许会对你出手。”

    乔锦娘没有放在心上道:“蛮夷小国罢了。”

    西凉北漠若是有能耐,也不至于待在那荒芜之地里头,年年饥荒。

    陆宸浅笑:“不愧是将门之后。”

    乔锦娘靠在了榻上看了一眼陆宸道:“听闻,明日还有百官的女儿也会来给你祝寿呢?”

    “哪里有的事情,来的都是些宗亲与皇亲国戚家的女子。”陆宸刮了一下乔锦娘的鼻子,“可别乱吃醋。”

    “晞儿已睡了,我们去隔壁的寝殿里?”

    乔锦娘对着陆宸道:“我还要在下人们跟前要些脸呢,且我今日小日子是真来了。”

    她小日子极准,都是月末来的。

    陆宸:“……”

    定下婚期时,他怎么就没有考虑到这个呢?

    玉燕走了进来,见陆宸也在此处,连连福身道:

    “参见太子殿下,娘娘,宫外边新进的榜眼吴文说,说世子爷能得中探花郎是因着太子殿下泄题。

    吴文还去奏响了登天鼓说要状告您……”

    春闱科举一事,乃是大棠立朝之本,舞弊之事出来会动了国本。

    乔锦娘在婚前便知此事,那时候她以为是些跳梁小丑不甘心罢了。

    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有学子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大肆污蔑。

    更没有想到她才做了头一日太子妃,就有人弹劾了?

    敲登天鼓需要先在钉板上滚三次,皮肉都是血肉模糊的,是以百年来敲登天鼓的也不过寥寥数人而已。

    这也是头一次,有书生敲登天鼓状告皇室太子妃的。

    一时间,长安的正街上竟比昨日的大婚,更要热闹一些!